[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一个大纲,想写,看热度和心情……

《或许拥有爱情》12哨向

大概开头就是已经很久没有找向导调节的Dick恍惚间在梦里看到了小翅膀,在噩梦之中被一团火焰托了起来,睁眼后发现Jason坐在椅子上抽烟,但是因为太累了还是在Jason的刻意安抚之下马上又睡了过去。

一周之后Dick在夜巡的时候碰到了Jason,他想起来后来自己从监控器中根本没看见Jason就随口问了问,结果发现Jason反应有点过度激烈了。两个人在夜巡中谈到新法外,Jason若无其事的说他们又散伙了却不肯告诉Dick原因,结果Dick在质问Jason的过程中被打中了,处理完伤口两个人顺理成章的滚了床单()但是另Dick恼火的是明明他俩都快要产生结合热了Jason还是拔吊无情没等他醒就去外星执行任务了。

Dick一气之下没发现什么不正常,但是他发现自己三个月都没有作恶梦,遇到危险之后,甚至在某次面对稻草人的恐惧毒气时他都有一团火焰陪着。

他有点好奇,这时候Jason从外太空回来了,他们一见就开始做(这真的不是正常谈恋爱的流程),但是Jason的反应完全不如Dick高昂(……)Dick忍不住质问Jason,两个人争吵,Jason一个着急就说那你给我一个承诺啊,承诺你永远不会抛弃我!Dick气急败坏地把昨天晚上一起喝掉的易拉罐啤酒的那个环掰下来给Jason套上:我变不出钻戒,但是我爱你,你不懂吗?

Jason就跑了,Dick一点都不知道他为啥要跑,自己好委屈啊,真的超委屈

这个时候!转到Jason视角了!本文的高潮来了

Jason在与新法外的最后一个任务中为了诱导敌人强迫自己成为了一个精神炸弹,然后逐渐失感了  所以他才在和Dick做出结合热的时候选择了拒绝,他想给Dick留下最好的,那团火焰大概就是相当于精神向导(大概意思就是Jason的拟态),可以一直一直安抚Dick防止他因为哨兵的特性而过溢。而忒姐和比扎罗的离开也是Jason故意气他们走的,他想一个人孤独的死去。
失感→失去精神力和所有感觉(视觉、触觉、嗅觉、味觉、听觉)

然后觉得不对的Dick找上了芭姐和提姆要求他们查监控,仍然一无所获,但是回到安全屋之后他却忍不住去又看,这次他神使鬼差地打开了哨兵的“屏障”(因为哨兵的感官过于敏锐,人类几乎不能承受,所以在哨兵觉醒的初期所有哨兵都会设立精神屏障),结果看到自己的屋子里有一只火红色的鸟。这只鸟就如同火焰一样,Dick终于想起来这是什么了,它是一只凤凰。它本来应该是一只红色的知更鸟

他感到巨大的不安,因为凤凰奄奄一息,“你能带我去找你的主人吗?” 他们来到哥谭,红头罩倒在地上身下是一摊血迹,夜翼把他抱了起来赶回蝙蝠洞,但是Jason迷迷糊糊中问的却是“……Bruce?”
他已经看不见了。

蝙蝠家终于知道了Jason即将失感了,于是用尽所有力气去治疗但是没什么效果,Jason有感觉一般摸索着编好了一个纸戒指:“还你的,”他平静地说道,“它最多在十年之后就会分解掉……到时候你会找到你更爱的人的”

然后Dick就吻他,握着他的手在纸戒指上写上“Dick&Jason”,Dick说“我再也不会爱别的人了,你已然在我的灵魂中打上烙印了”他想起无数个之前的夜晚,他们最初并肩、争吵,后来失去、痛苦,再后来亲吻、拥抱,事到如今只剩下一团死灰,这都是Dick生命中的印记

就这样过了很久,直到有一天Dick发现自己给Jason念第二十三遍《傲慢与偏见》的时候他再没有了反应——他最终也听不见了,他忽然感觉到疲惫与悲哀,怀疑所做的一切都是错误。如果按照小翅膀的计划,现在他已然在地下安眠而自己,会再次经历失去,但不会厌倦至此。三天后Jason停止了呼吸,他和Bruce就火化问题吵了一架,“循环的死而复生是错误的”他声音尖锐地说道“他已经是凤凰了,B,你还要他变成什么样子呢?不死不灭的魔鬼吗?”

他回到布鲁德海文沉沉睡去,夜间惊醒时居然看到了那只凤凰。Dick疯狂的开车回到庄园揪着Bruce的领子说道:“我知道你有救他的办法,让我去。”Bruce缓慢地问道:“你是以什么身份去呢?”Dick说:“爱人,Jason Todd的爱人。”

他要去往Jason的精神领域里去把Jason拉回来,so,Dick以背后灵的方式陪伴Jason从出生一路成长。时间很漫长,并显得混乱而没有希望,Dick几乎要怀疑自己也迷失在这里,可在夜里他总能想起最初那个半梦半醒间在他的床头静静抽着烟的Jason,那时Jason温柔地不可思议,他知道Jason也在等着他

他看到了所有Jason的经历但却无法触碰,最后一切都破碎消逝,一片灰茫茫的天地,他看到天地间唯一一抹亮色,是凤凰。

Dick微笑了一下,他亲昵地蹭了蹭凤凰向外溢散的火焰说道:“嘿,little wing。”
“带我回家。”

那仍是一个雨夜,是的,很漫长很漫长的雨夜……Dick紧紧地拥抱住了从冷冻舱里刚刚靠起来的Jason,他的眉梢还带着冰霜。
Dick说:“我想我现在要吻你了。”
Jason挑了挑眉:“这可一点都不像你这个迷人的混蛋能说出来的话。”
然后他们笑着吻在了一起,或许拥有爱情吧不然就是亲情,谁知道呢,反正他们彼此相爱余生又足够漫长,漫长到他们身上冷硬的尖刺和冰霜都消融,漫长到他们垂垂老矣、白发苍苍。

(他们最后吻在一起的时候带着戒指:一个纸编的和一个易拉罐的拉环)

(后来他们做了真空保存罐,Timbo评价:要命)

(Bruce后来在某天Jason不在的家庭团聚日上像讨论天气问题一样的开口:Dick,你怎么搞的Jason?Tim和Damian都严肃的点了点头,而被Barbara发了视频的Jason特别想问“你们他妈的为什么都觉得我是在下面的那个?”)

(后来布鲁德海文一周没有夜翼)

(翅:我和我的屁股都是无辜的!Dick和dick都是无辜的!说着日了Jason)

(后来红头罩手下的亲信某天装作号码被盗给红头罩发了这样的短信[据说Tim和Damian也发过]:
亲,还在担心肾不好吗?还在担心不够持久吗?韦恩牌肾宝片,附赠x小时推拿按摩服务,还您一个健康的性体验!)

(反正这三个人都在那一周没有出现)

(据说后来Tim气得要命,只好黑了红头罩的手机号把短信转发给“dickyyyyyyyhead”,后来的一周红头罩也没能出现,两败俱伤)

(全程围观的Bruce:我要报警了)

评论(16)
热度(97)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