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Dickjay】圣痕Stigma 00

说在前面的话:

*对不起……我本来想写哨向的,结果写着写着就跑去写奇怪的东西了

*时间线混乱,大概是被拉萨路池水弄得非常非常没有理智且暴力的桶和一个迷幻的迪克,因为没有写过dick主视角所以会很奇怪()再次强调是我流12,真的很奇怪

*这个设定并不是我搞出来的……现实生活的确有这样的案例?然后Jason的特殊也是从高桥秀武的《圣痕搜查》中找到的

*是HE,是HE,是HE

 

 

00

 

 

红头罩搬离了哥谭。

 

Dick Grayson从他的前女友那里收到这条讯息时,搞不懂自己的心情为什么这么复杂,就像他搞不懂为什么在布鲁德海文这种城市,也有人会因为社区居民关系不和谐而报警。说实话,他也并不想要去搞懂。

 

但这骤然来临的终局说到底还是留给他一团乱麻,把自认为一点也不像是只猫的Dick绕了进去。他每天从焦头烂额的工作和义警身份中脱离的片刻,总是不期然的想起红头罩的头罩。红色本来是个很热情的颜色,但是放到金属头盔上就有点冷。

 

……不过红头罩打人倒是很热情。

 

他并不否认自己有点怀念那些日子,从前他们是很好的竞争对象,现在他们是很好的对手。然而他并没有表现出什么,因为红头罩只是让Dick Grayson精疲力竭的原因之一,更多的时候他苦恼于别的什么原因,譬如脸色永远差劲的蝙蝠侠,譬如无可救药的、Tim和小D之间的关系,譬如没有黎明的布鲁德海文。

 

因而他再次看到Jason Todd时,竟不可抑制的愣在了原地。

 

是的,是Jason Todd而非罗宾或者红头罩。

 

 

 

Dick看到警局门口路灯下吸着烟的Jason竟有种恍若隔世的感觉。总是带着头罩、将自己与外界缓慢割裂的青年嘴角贴着OK绷,过于翩跹的烟雾蝴蝶般飞上他的眼睫,直到青年为了宣告自己还活着的事实眨了眨眼才振翅飞走。

 

他足足怔愣有半分钟,才梦游似的飘到Jason身边:“……你怎么来了?”

 

Jason别开眼,将烟头掐灭扔进垃圾桶。头顶的光源衬得他五官刀削斧凿般深刻,在烟雾尽褪之后,Dick终于有了点关于Jason确实存在于此的实感。他看到Jason不经意地切换了双脚的重心,然后开口:

 

“你知道‘圣痕’这种现象吗?”

 

他出乎意料地平铺直叙,差不多是没有声线起伏的娓娓道来:“算了,听没听说过都没关系。‘圣痕’大概就是指虔诚的基督教徒的左右手掌与脚踝出现圆形伤口,并有不等量的出血现象。莫名其妙、毫无头绪,并且短时间内不会中止——”

 

他侧了侧身子,Dick于是顺理成章地看到他颈后不断地、不断地涌出鲜血的伤口。那些艳红而黏稠的血液打透了Jason的风衣,渐渐渐渐顺着他脊背流淌蜿蜒成静静的顿河,凄异地美丽着。

 

“——我,大概是有点特殊的一种。”

 

他话音未落,那道狰狞的伤口便像是浸泡了拉萨路池水一样飞速结痂、脱落、愈合,只余下浅浅的粉痕还盘踞在他后颈苍白的皮肤上。

 

Dick一时间险些不能呼吸,也忘了他与Jason之间并没有那么亲近的事实,情不自禁地伸出手来触及那脆弱的后颈,夏蝉般停留一瞬又抽离。

 

伤口已然愈合的Jason却忽而倒地,虚无中,空气凝结的短棍狠狠敲击了他的腹部,随后小腿、膝盖。他闷哼一声竟低低笑了起来,根本没有注意到他这样倒下的姿势和多年以前有多么相似:“啊……你还真是…每次都在路灯下揍人吗……”

 

Dick想起来了。

 

他在十天之前在这里打破了罪犯的后颈,三天之前狠狠地将逃犯按在地上揍了一顿。他的短棍一下又一下,带着令人恐慌的暴力血腥打在那个逃犯的腹部、小腿然后膝盖,同样是被夜翼送进去的男人带着笑容断断续续的说了相同的话。

 

棍棒敲击皮肉的声音一下又一下接连响起简直令他的头皮越来越紧了,Dick蹲下身子看着Jason浮现疯狂神色的双眸想要说些什么,却听见对方和着喘息又笑了一下:


“没猜错啊……我在‘犯罪现场’待久了的话…会重新在我身上浮现‘受害人’的遭遇——”

 

“——有兴趣把我带去破案吗?Grayson……警官。”

 

他的手攀向灯柱,于是浑身狼狈的人就这样咳着血站了起来。


一片昏黄的灯光之下,Dick看到他的眼中混合着属于逃犯的恐惧和属于红头罩的兴奋。他无法抑制地肾上腺素高飚,无论多疲惫都能保持清醒运转的大脑像是被投入石子的平静湖面。


“当然……荣幸至极。”


他站起身对Jason Todd伸出手,就好像舞会上邀请舞伴的腼腆青年。

 


评论(11)
热度(72)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