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青江中心]直到鬼首落地(短fin)

*(大约是)粮食向

*以斩鬼刀组合为中心展开的,关于青江极化的故事

*非常隐晦的石青和源氏兄弟要素

*完完全全是个人理解的刀剑们()


正文:


“啊啊,果然来了呢……髭切殿。”

月色从万叶樱枝叶间流淌下来,随着樱花浮动的暗香弥漫于夜晚的本丸之中。被粟田口家的小短刀们拜托了查看夜晚本丸是否有鬼的胁差,身着出阵服坐在廊上,望着太刀微微地笑了起来:“果然很好笑啊,身为斩鬼刀的您,却为本丸提供了闹鬼的逸话什么的。”

他们静静地对视了几秒,太刀卷起的风切断了胁差一缕长发又接着向下压进了笑面青江的右肩飞溅一片血迹。蜜眸竖瞳的付丧神学着他的样子歪头笑了一下,却无端带了十足的傲慢意味:“抱歉抱歉,不小心手滑了一下——青江君,嫉妒会让人变成鬼哦。”

又来了,这句糟糕的台词。笑面青江看着髭切缓缓收起本体,眼神飞鸟般掠过髭切纤长的、不沾染半分血色的手指。他感到肩头汹涌的血流渐渐打湿了他披着的白装束——

“一直重复这句话,不像是在提醒别人,而像是在提醒自己啊,髭切。”

“你终于不再我的名字之后加上那个恶心兮兮的尊称了,青江君。”髭切收起本体也收起了漫不经心的笑容。他拍了拍廊上轻薄的尘土做到胁差旁边,似真亦假的抱怨起来:“要赔偿哦青江君,你堵在这里,我完全没有办法进手合场了。”

笑面青江目光流转,像是感叹又像是在嘲讽:“真不小心碍了您的道。不过,源氏的重宝也会在意这种东西吗?”付丧神的鲜血不会流尽般仍源源不断的涌出,白装束终成颜色诡谲的血装束,他却并不在意的用右手将长发别到耳后露出猩红的右眼。

髭切沉默片刻,淬了蜜的眼睛黏腻地注视流连着青江平静的侧脸,最终在半晌后轻轻笑起来:“这种问题……就像有人问青江,身为斩鬼刀会不会在意鬼的感受一样无聊。”

他不出意料地看到青年的脸转了过来,平日并不全然显露的双眸在月色下荡漾着沉静的湖水。

“会在意的。”胁差小声说道。

髭切忽然有点想笑。

这小鬼……这一刻有点好看的过分了。①

于是练度不到60的髭切终于从了个心,将早已经练度99的青江按在自己的肩头:“好了,你到底想跟我说些什么,京极家的小鬼?”

“……”

青江用还未受伤的左臂挡住双眼,过了很久才闷闷地说道:“真是一触到底啊……我说的是人心。”他没有质疑这位自称“记性不好”的付丧神为何会知道这么多,只是慢慢地思考起了自己本来想说些什么。还没回想出什么结果,便听到髭切悠悠地说道: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斩鬼江。”

笑面青江有点理解膝丸心情的同时忍不住翻了个白眼:“哦?知道了什么?没有人能了解我的身体,我说的是刀。”

“和那个,被被?前两天和那个叫做被被的打刀一起马当番时,你就和他说了想对我说的话吧?昨天肘丸也很不对劲,所以夜谈江是最后才找了我吗?”忽然失去对名字记忆的髭切眯了眯眼,忽而凑近了已经拿开左臂露出异色瞳的青江的脸庞:“啊……你这小鬼,实在迷茫什么不得了的事情吗?”

 

 

早就发现了哦。在这个由斩鬼的胁差担任近侍的本丸,那道不时落在自己身上的目光,不是警惕和嫉妒。

因而偶尔看到胁差时,便会不其然的想起对方协助锻出自己的那一天,便会不经意地问一直跟在自己身后的弟弟丸,这个小鬼到底是什么来历。

“原来是大太刀来着吧……好像也是斩鬼灵刀哦。青江君的黄段子大概就是从男人变为青年的怨念产物吧。啊,哥哥请不要在意我的话,更不要认真思考他段子里的深意哦。”

一脸天然的说出了不得了的话啊,弟弟丸。

不是在嫉妒的话,那又是一种怎样的情绪呢?明明胁差看向那把大太刀的眼神才夹杂着奇怪的嫉妒吧,那种会令人和付丧神都堕落成恶鬼的不甘神情,隐藏在平淡背后的痛苦与挣扎……怎么就在出阵时像随口抱怨一样,轻而易举的说了出来呢?

果然是很有趣的孩子啊。

所以,这样温柔的一把胁差,在本丸内小心翼翼收敛起一身戾气的胁差,到底在嫉妒着什么,又在羡慕什么呢……?

对,那道目光中夹杂着的莫名情绪,名为羡艳。

只是好久没有收到那样目光的源氏重宝,已经快把这种情绪忘得一干二净了。

 

 

“啊…被看穿了。”事到临头的胁差仍在试图用黄段子掩饰自己的真实情绪:“我已经……”

“切国酱②(髭:虽然我只记得他叫被被了,但也比青江君恶心的称呼好上不少呢)也好,您也好,包括我在内,都有着身为斩鬼刀的骄傲。”

真正退治山姥切的国广第一杰作、鬼切③身为源氏重宝不经意流露出的傲慢、笑面青江名字的由来——这些都是他们身为斩鬼灵刀的荣耀和骄傲。所以在初次和审神者见面时,他才会选择那样的台词作为出场介绍。

可是他……还是会想起那些已然支离破碎的模糊记忆。那些被一次次磨短之前的、那些错综复杂的关于神社和巫女的事情,可能根本没有见过的禅铃、符咒和祈福健康的御守,在他的刀铭都被去掉半个字后愈发镜花水月。高天原上的歌舞升平,终究成了大胁差望不见的心有不甘、情有不愿。

“不能成为神刀”,因为这种念头和刀刃上过多的鲜血,所以才会在在被称为守护刀的同时微笑着讲那些黄段子,才会一直不断地看向石切丸,才会对斩杀恶灵的前路、本来坚定的前路产生软弱的动摇之心。

“果然还是应该在胁差计划修行公告放出的第一时间和主人申请计划修行啊……”青江放弃思考似的把遮挡视线的额发拨开,“髭切殿也听完我的故事了,能放我去泡会儿修复池吗?就算想要斩却我心中的恶鬼也太过分了,被恒次或是石切丸发现会很麻烦的……”

他努力地试图睁开自己的双眼,最终还是因为突如其来的疲惫和失血过多的眩晕慢慢睡了过去。

“哎呀,真是…我好歹也是平安年间的老刃了,抱着一个大胁差去泡修复池也是很麻烦的事情呢。话说为什么还是要叫回那个恶心兮兮的‘殿’啊……哟,源氏丸。”

“是膝丸啦兄长!石切丸先生好像再找青……?!为什么青、青江君会在兄长怀里?”

“我也不知道呢,惊讶丸。”

“那个……要不要、用我的披风包一下他的伤……”

“哈哈,不用在意了被被酱。夜谈江实在太重了,吼丸快过来帮我抬一下。”

“?!居然、居然记起了以前的名字啊阿尼甲!不过明明今天青江君和数珠丸先生睡在一起,石切丸先生能发现青江君不见在某种意义上也是很厉害呢……”

“被、被被酱……”

“等等!国广君要振作啊!主人这里有两个刃晕过去了啊!!!”

“哟,哭丸看上去也要晕了呢。”

“膝丸!是膝丸啦兄长!”

 

 

拜启,切国酱:

稍微有点理解切国极化修行归来后的变化了。

那天本来和你说了要去丰臣家,但到最后,还是去了京极家啊。只能说外面的世界对于刀剑来说还是太过于广阔了,这样强大的世界,即使是我们这种能够退治恶鬼的刀剑,也都只能摒弃那些无关的执念,朝着心之所向走过去啊。

对了,我有带着可爱的女鬼姐姐过来,切国酱不要把她当做山姥切退治啊~

青江江,敬上

 

拜启,膝丸殿:

那天晚上真是非常抱歉啊,擅自跑出来和髭切殿说了那么久的话,让您担心了吧。我曾经问过您,源氏的重宝到底有没有好好的将自己如今的主人和如今的同伴看在眼里,您没有给予我回答,但是如今我明白了。

真的不必担心,您的兄长……是非常非常、温柔而强大的人。嗯,我说得是性格。所以说才很喜欢短刀和小孩子,面对这样微妙的话也不会想歪呢。

髭切殿哪一天真的说了黄段子的话,那会是他本我的觉醒,而不是我的影响啊。

从髭切殿那里听到关于我的不好传闻、为此十分困惑的笑面青江,敬上

 

拜启,髭切:

我有点好奇您的极化修行会不会再斩掉一次茨木童子的手臂。也许,这次让您斩落鬼首也说不定。

当时和您说了会在意鬼的感受,总觉得您并不信的样子。不过我说的话,还是稍微有一点可信度的吧?这次就带了一个很无辜的幽灵回来,是不是会显得名字更加奇怪一点呢?不过您能感受到吧——

连自己是不是斩鬼刀都不在意的我,不会再迷茫于自己的前路了。请您,也这样和膝丸殿走下去吧。

笑面青江,敬上

 

拜启,恒次:

早就开了心眼的兄长,每天看着我苦恼来苦恼去的样子,一定很想笑吧?如果能让心如止水的恒次也露出笑容的话,我会真的感到非常荣幸呢。所以,多笑一笑、笑一笑嘛。

希望在我回到本丸之后,恒次也能在看见我的那一刻想起我曾身为大太刀的风姿。你总是在和我交流时不期然的陷入沉默,我猜,或许是因为“我”吧。这样以来,极化修行也算是促进了我们青江刀派的感情——可喜可贺、可喜可贺(三日月棒读)

贞次,敬上

 

拜启,御神刀:

你说的完全没错,人们的看法是会改变的。

(划掉)怎么说(划掉)京极大人和我说,重要的并不在于是斩鬼刀还是御神刀,而是在于那颗始终想要守护他人的心。说这话时他非常非常温柔地看着“我”,如果不是想到那时候的“我”还没有被冠上守护刀的名义,我也许会非常丢脸的哭出来也说不定。

这些还请不要告诉主人。他一定会为了“居然没有察觉我的亲亲近侍青江的心思”这种理由当着所有人的面向我土下座的。想一想,总觉得这样的场景比斩杀婴儿还要可怕呢。

因为最后并没有回到大太刀青江的时代,所以还是不会什么御神刀的事情。但是没有关系,我已经不那么执著于这些了。就算想要学习,和我不睡同一间房都能发现我不见的石切丸殿也一定会教我的。

微笑绿河,敬上

 

 

 

 

拜启,……青江:

…请不要用那样可爱(划掉)的称呼来称呼一个仿品,青江。顺从本心在某种意义上正是我们刀剑的职责,上阵也好、杀敌也好、维护历史也好,都是我们“顺从本心”之后的选择啊。

也请不要认为,国广的第一杰作会将你身边的幽灵当做恶鬼退治。我的侦查值不低。

还有,不许在旁人面前随意提那个称呼(划掉)

算了。恭贺你极化归来。

山姥切国广,敬上

 

拜启,青江君:

……非常抱歉!!!无意中说了您坏话的我,才是应该向照顾兄长任性的您道歉啊!哪里有等人都晕过去了才把人放到修复池里面的!

以及,我相信兄长,也相信兄长做出每一举动所占露出来的温柔而强大的姿态。感谢您又一次提醒我这个事实,我会相当认真的将您的提醒收藏在心中的。谢谢。

我也同样相信,青江君是一个温柔而强大的人。这样的人,一定能遵循自己的方向,矢志不渝地走下去。

再次表达歉意的膝丸,敬上

 

拜启,贞次:

…很久之前就想问了,开了心眼到底是什么意思?用心就能看见着世界吗?不存在那种事情的,只是会偷偷地睁开眼看你而已……。

别笑,我知道你在笑,贞次。

主人、石切丸、髭切、山姥切和膝丸他们都问了我你在来信里写了什么,我有点惊讶贞次只是对我一个人撒了撒娇呢。虽然诞生的时日要晚于我,但是我知道贞次的心中一定比我装着更多的迷茫,所以撒娇也没有关系,我会笑一笑的。

沉默…并不是在回忆你的风姿,而是在想,我能够看到这样的贞次,真是太好了。不是冰冷的刀剑,而是和我一样的“人”,即使我们作为刀剑颠沛流离、命运各有太多不同。

我非常感激,即使我知道贞次的心中并没有那么需要我,倒是我很需要贞次。所以为了看到贞次的笑容,我也会笑一笑、笑一笑的。

恒次,敬上

 

 

 

拜启,京极家的笑面青江:

是,我知道了。

三条家的石切丸,敬上





注释一二三:

①好看得过分:作者个人臆测,髭切大概会是颜控(。)

②切国酱:根据B站刀剑乱舞~花丸~青江出场剪辑,背景板中出现了两把斩鬼刀单独交流的场景。

③鬼切:鬼切是髭切的曾用名之一。

 

一些啰啰嗦嗦的后续的话:

结果最后完全没有提及标题……说好的粮食向也感觉完全OOC了哈哈哈哈哈。明明一开始只是想写青江加上髭切两个人谈心的设定,结果居然写到了青江出去极化——我家青江都还没有出去极化啊!

第一次写刀剑同人就这样贡献给了青江。不知道怎么打tag合适所以就不要脸的都打上了()里面一定是有很多考据不到位的地方,请各位谅解指正!

事实上,内里有很多我个人对他的认知和对其他刀剑的认知。比如我没有选择花鸟风月而是选择了斩鬼刀组合,比如我暗示了青江刀派的关系并不像其他刀派那样融洽,等等。就算我知道他一个大老爷们一定不会想这么多,但是为了展现他身上的特质,我还是这么写了。如果我家的青江或是别家的青江看到了,请明白:就算是我这样烂的主人也在支持你们大踏步的向前走,所以别犹豫啊。拿出你讲黄段子的气势,勇往直前吧!



以下是想放进正文但是最终没有的石青结尾:

“……请让我笑面青江,常伴您的身边吧。”

“那么,这次就算你身后的鬼首落地,我也不会松手了哦?”



最后,再一次的,多多指教啊各位!

评论
热度(19)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