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Damian中心]韦恩的群星闪耀时 01

warning:可能的ooc,本章大概只有Damian与Jason的内容

——

01 Jason  Ⅰ


Damian有些时候会感到破碎。

并非身体上的疼痛——刺客联盟早就给予了他过分强悍的身体,让他不那么在意伤口和流血。更多时候他会在夜巡归来后感到内心深处缓缓地涨起潮水,一点点把他努力隐藏的无力感顶到海面上来。于是,他就会跟Todd一样矫揉造作地望向夜空中的月亮,只不过Todd大概率会吟诵什么诗篇而Damian只会在心里骂“去他妈的潮汐效应”。

破碎感促使他在某些该睡的时刻不会立刻到床上躺着,而是拉开窗帘的缝隙像泄露天光一样窥探着卧室之外的世界。

正常人的世界,他的母亲Talia曾经这样评判:这不属于我们。

当时的他困惑了:难道我们不是正常人吗?

不,当然不是。你会像你父亲一样成为一名伟大的骑士

但他可不曾看到过韦恩庄园外面有什么正常人路过,反倒是经常看到红头罩提着赛百味或是汉堡王一根一根的坐在围栏外抽烟。第一次看到这幅场景时,Damian不禁在内心嘲讽Todd是多么的愚蠢,并恼怒这个不识趣的人是如何打断了他夜间的哲学思考。但他随即望见红头罩弯下腰讲刚刚扔在地上的包装纸和烟头一个个捡起来扔到塑料袋里。

那一刻同样的破碎感另Damian心跳如擂,他想:是的,这很正常,蝙蝠家的所有人都会有这种破碎感,但只有Todd的破碎感比他还要浓厚一些。

因为他真切地破碎过。

Damian回过神来,才发现自己并没有为了这种感同身受而大发雷霆,甚至在刚才的想象中提到了“蝙蝠家”这个词语。


他买了一架望远镜。说真的,Damian不认识也不愿认识夜空中闪烁的星星,而蝙蝠洞里也不是没有适合观察天气的工具。可他还是沉醉于浩渺的宇宙。这让Damian能够暂时忘却和脱离那种破碎和游离的感觉,如同脱轨的行星因引力作用得以回到轨道之上。

直到后来有一天,他在上学的路上看到Todd经常坐的位置又多了一点点烟灰,而一本薄薄的相簿外加一整套《银河系漫游指南》被扎上了漂亮的红色缎带放在围栏旁边。Damian莫名地笃定这是给予他的,于是他让Pennyworth停下车,自己跑下去把它们装进了书包。

在车上翻开相簿时Damian看到了群星闪耀,不知名的景色和不知名的星系在他眼前如流星划过。

Pennyworth在驾驶的座位上声音平稳地问他:“是Damian少爷的朋友吗?”

连Pennyworth都不知道——这令Damian有点愉悦了。他的手指唰啦啦地讲相簿翻到最后一页,洁白的扉页角落有一只小小的红蝙蝠和更小的黑蝙蝠,两行蘸了深红色墨水的羽毛笔写就的花体字浮现在他的眼前:

“谁终将声震人间,必长久深自缄默;谁终将点燃闪电,必长久如云漂泊。”

“我的时代还未来到,有的人死后方生。”

这是尼采的诗,而布面的封底上则印着烫金的字:“Happy BIRTHDAY, Damian Wayne.”

Damian这才想起来,他的生日就要到了。


那天晚上他在完成罗宾的任务之后摸去了红头罩的安全屋。

Todd身上的烟草味果然很浓,却让Damian产生了一种意外而实在的血脉相连感。而Jason Todd看到Damian从窗子里跳进来时脸上并没有什么表情,但转手就把手中的香烟掐灭在了一堆看起来是Tim才能留下来的咖啡渣里:“恶魔崽,来我这里干嘛?”话说完的那一刻,Damian看见了Todd露出了见鬼一样的表情,大概是为了不知缘何咽回肚子里的嘲讽和脏话而懊悔。

“来打架。”Damian跳上了Todd的后背。

他们可能比蝙蝠侠和罗宾还要了解彼此,打起来少有顾虑。Damian甚至频频对Todd的裆部出脚,Jason也不像其他人与恶魔崽对打时那样充满温情。整洁的安全屋如同旋风卷过,然而他们却没有伤到彼此,而是点到为止般同时停下了扭打与嘶吼。躺在地上的Jason气喘吁吁地大笑起来,显然心情不错:“嗨,小弟。”

本就濒临消逝的破碎感一下子烟消云散。Damian坐在床边,看到Todd翠绿双眼中的犹疑和挣扎,也看到对方变换不停的脸色。他忽然意识到,连Pennyworth的小甜饼、Grayson的睡前故事、Drake的偶然性示弱和Bruce的夸赞都不曾让他寻找到的安全感和家的味道,此时此刻就隐藏在Todd身上的烟味里。这是个惊天大秘密,所以他选择为了这个秘密做一秒Damian而不是奥古或韦恩,他拥抱住了Todd然后说:“嘿,Jason。”


Damian开始习惯在夜巡后到Todd的安全屋吃个夜宵。没人知道尽情打游戏的同时用阿拉伯语和厨房里正做着小甜饼的人对骂的乐趣,就算是Todd大概也不清楚。当热气腾腾的小甜饼烤好之后他会故意弄错几步让角色死掉,然后将另一个手柄扔给Todd,由他们一起打双人模式。

后来某天他们正寂静无声地玩着森林冰火人——Damian简直谜一般的对这个游戏有着奇怪的执念——年长一些的青年忽然开口对弟弟说道:“你真的觉得这样很好吗?”

Damian手速稳健:“Todd,你他妈把我赶出去试试。”

“不,不是这个意思。”Jason哼哼着按下了退出键,任由Damian对他怒目而视:“你可是老头子的亲儿子,不该他妈的和我待在这里。顺便虽然打双人游戏很享受,但我不想让通讯器被迪基鸟和小红的通讯申请挤爆了。”

Damian把游戏手柄砸在墙上(他当然听到了Todd近乎扭曲的一声叹息),然后冷酷无比地凝视着Todd:“你他妈就想说这个?”他努力无视掉自己小小的心虚,而是像一个真正的暴君一样喝令道:“艹你的Jason Todd,你敢再跟我说一句这种话我就赖在安全屋和你打一辈子森林冰火人!”

这句话令本来还想着发火的Jason露出了一种想笑而不敢笑的诡异神情:“蝙蝠崽你的威胁可真有长进——”

“闭嘴!”Damian恼怒的骑到了Todd的肩膀上试图给对方一个锁喉,然而没有下重手的力度只是让有着痒痒肉的对方毫无意义的大笑起来。本该打斗起来的两人陷入了普通兄弟一样的挠痒痒大战中,他们笑得生理性眼泪疯狂溢出,甚至都没有时间去想安全屋里的监控摄像头是不是还开着。

良久后他们终于放弃了这种幼稚的举动。

Damian躺在地板上看着窗外的星空。他忽然开始用夸张的咏叹调背诵道:“……在极端痛苦中,一个灵魂为了承受这份痛苦,将会发出崭新的生命光辉。就是这股潜力在新生命里的发挥,使人们远离在极端痛苦时燃起的自杀念头,让他得以继续活下去。他的心境将别于健康的人,他鄙视世人所认同的价值观,从而发挥昔日所未曾有过的最高贵的爱与情操,这种心境是曾体验过地狱烈火般痛苦的人所独有的。”

“……所以?”Todd的身体僵了一瞬,但还是故作轻松地笑了笑:“蝙蝠崽,我读的尼采可比你多得多。”

他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然后叹息一般地说道:

“凡不能杀死你的,必将使你更加强大。”

评论(8)
热度(232)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