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罗宾夜谈会:从氪星人的房间里搜出了黄书


*搞笑向

*这篇刀剑文的借梗:主人从打刀的房间里发现了黄书(我没有电脑不能超链接

*Kontim➕Jondami前提,12都是单身

*非常有可能发展成不明所以的一个迷幻系列





“所以,我们真的要因为这件事严肃的开会?”


Tim提出了自己的质疑。何时何地都能够随时陷入睡眠的他打了个哈欠一脸困倦:“其实这种事情也很常见吧,你们敢说自己没有对着小黄书撸过……?”


本来想要直接起身回房间的Damian瞪了Tim一眼,他一向乐衷于反对红罗宾的提议,如今终于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


两个人正等着活动的发起者——Dick Grayson说点什么,但听到的却是一向对这种活动嗤之以鼻的Jason开口:


“今天必须全员参与。”


他举起一旁塑封袋里封面各异的黄书,正坐在他对面的Damian很不幸地看到了“扶她”“女A男O”这样的字眼。


Jason神情狰狞。


“我一定要找到,是谁,把Kara和我家Bizarro给带坏了……!”




“虽然不应该这样但是很抱歉,”一直没开口的Dick把自己自动按到了主持人的位置上,他同情地拍了拍Tim的肩膀:“提宝,我没有氪星搭档,所以你要第一个发言,讲讲吧,你是如何发现Conner的黄书的?”


Tim面色凝重地点了点头。他从身后把三本装在塑封袋里的黄书摆在了四人围的小圆圈中。


四个人看着大同小异的捆绑系列封面陷入了沉默。屋内的气氛尴尬了那么三秒之后,还是Jason若无其事地看着Tim说道:“这样看来,你的制服的确有点捆绑系。”


Dick赞同地点了点头:“的确挺糟糕的,尤其是胸口的X型设计——披风也可以拿来绑一下。这样说来罗宾制服似乎也……小D你为什么掐我?!嗷啊啊啊疼疼疼疼疼!!!”


Damian面无表情:“没有氪星搭档就不要参加讨论了吧。”他说着就站起身来将大哥往外拖,手疾眼快地Dick立刻埋了一旁Jason的胸死死搂住对方的腰:“等一等我会认真地为你们提供来自花花公子的经验之谈的!”


“什么啊……”Tim露出了一个微笑:“挺有自知之明的嘛。”


他的眼神飘了一下,注意到Dick已经坐回去之后才扔出一个惊天大炸弹:“这几本,是我当着他面拿走的。名义上来说,算是我跟他借的吧。”


“原来提宝才是变态吗……?”


“真是奇怪的性癖啊。”


“…有点完全不出意料的感觉呢。”


在Dick与Damian的窃窃私语(?)中,Jason勇敢地为自己的氪星搭档站了出来,他的表情一言难尽,混合了不可思议不敢置信等种种微妙情绪:“等一下,难道你俩还没有本垒打吗?”


“好纯情的用词。”Dick暗搓搓地评价。


Tim面色不变:“怎么可能已经本垒打了,他连告白还没告白——”他伸了个懒腰,将三本书又朝着中间推了推:“他借我东西的时候都吭哧吭哧犹豫了半天,对Kara这种女性和Bizarro这种小孩更开不了口吧?”


“……”Jason将头深深地埋进两手之间。


良久,众人缓缓地将目光投向了Damian





“青春期,是青少年在心理和生理上都发生重大变化的时期。”


Damian以这样一句话作为他为Jonathan辩护的开头。他将塑封袋里随手点开不正经网站都能看到的网红黄漫《Roommate》摆到众人面前,缓缓道:“这是一种正常现象。”


“Jonathan的审美居然是韩系漫画吗?”Dick摸了摸下巴:“看不出来啊。”


Damian无视了Dick的评论,不置可否地说了下去:“……虽然他的品味非常一言难尽,但我对他的经历和心理有一定的了解,也对他自己摸索、根本找不到优秀资源的行为非常同情。”


“吃醋了吧,这是吃醋了吧。”


“小D总在这种事情上意外认真……”


“原来是没有成为氪星小孩的性启蒙导师吗?”


被迫(?)听了一耳朵的Damian冷笑:“我有带着蝙蝠镖进来。”


三人顿时噤声。


Damian十分满意:“我在查看他的浏览记录时,发现他的搜索频率在合理范围内,虽然我仍然对他竟然对我不诚实这件事比较愤慨,但鉴于他三个月前刚刚开始搜索,并看的是这种品位低下的漫画——”他举起那本《Roommate》继续说道,“我觉得,他不太可能去将扶她等等传播给Kara Kent和Bizarro Kent。”


“我还是想知道那个小男孩怎么看的下去。”Jason神游天外:“Dick都看不下去这种东西吧。”


“大概因为他是小D的同伴?”Dick大胆提出猜想,并觉得越想越有点道理:“小D懂得太多了——所以Jonathan就显得格外纯真,就和B与超人的互补关系一样。”


Tim本来只是津津有味地围观,但看到Damian越来越黑的脸色后还是清了清嗓子将话题拉回来:“所以,嫌疑人只剩下他了吧?”


Jason:“……谁?”


Tim笑了起来,手指指向Dick:“他啊。”





“我不是,我没有——”


“毫无说服力啊迪基鸟,”Jason将手机屏幕拍到Dick面前:“在没有Damian的小裙里分享小电影资源的不是你吗?”


Tim补充:“浏览记录里有‘扶她’和‘女A男O’这种危险言论的不是你吗?”


Damian面无表情:“无意中在所有少正成员面前暴露常常去约炮这个事实的也是你吧。”


Dick泪流满面,我不是,我没有,我真的不是——Kara你快来救我——


远在大都会的Kent家里的Kara打了个喷嚏。她托着腮,侧着耳朵听了听:“啊,好像给迪基鸟惹麻烦了……早知道不和他一起喝酒,也不用他手机了。”


Bizarro不明所以地歪了歪头。


“知道了,也不在你房间藏书了。”Kara毫无诚意地这样说着,兴致缺缺地关上了网页。


对不起,Dick,自求多福吧,阿门。


评论(11)
热度(241)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