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Damian中心]韦恩的群星闪耀时 02


warning:可能的ooc,本章依旧只有Jason和Damian的内容,含有大量关于《银河系漫游指南》以及尼采的彩蛋


——

02 Jason  Ⅱ


“泛银河系含漱爆破液!”

“再见谢谢所有的鱼,这里是罗宾。”

“哦老天,看起来在我的努力之下这个家里终于有人懂我的梗了。”

Damian看到监视器里的Todd龇牙咧嘴地从地上爬起来——他好像被打中脊椎了?不不,他还能站起来挪到机车旁,所以刚才射过来的那一枪大概是偏了。不过可以肯定的是Todd的肋骨一定他妈的断了,或许还不只是一根。

他听见有点失真的机器音从通讯器那段传来:“你最近别来我的安全屋了,我不在。”

“tt,你的自我保护能力真是一级残废。”

Todd终于跨上了机车,Damian看到他风驰电掣并努力用轻松一点的语调掩饰自己的痛苦:“打起来不要命的可不只是我自己一个人,蝙蝠崽。”

他想起来这个月Todd已经找过一次Leslie了,而肋骨断掉这种严重的情况,Todd安全屋里的那些简陋医疗用具又决计处理不了。好在对方还没有自己想象中那么不惜命:“嘿,小鬼,你潜进蝙蝠洞里动用医疗设备而不被其他人发现的可能性有多少?”

“Pennyworth不可能,当然也没有人能瞒过他。但现在B去中东了,夜翼在布鲁德海文,红罗宾最近加班。”Damian的语气好像对这种情况早有预料似的娴熟,他挑了挑眉咧开一个笑:“怎样?”

“漂亮。”Todd大概是忍不住吹了个口哨,但下一秒到处乱戳的那几根断掉的骨头则让他露出了有点痛苦的神色(是的,Damian在他的头罩里也装了一个摄像头):“Damian,跟我聊会儿。我猜你不会想要开着蝙蝠车出来接一个昏倒在地上快要死翘翘的红头罩,那样明天我们就上头条了。”

Damian认真地思考了一会儿,然后郑重地宣布道:“暑假我要住到你那里。”

“艹,你他妈觉得其他人会同意吗?我可是一个成天吃不健康食品、不要求孩子认真按时完成除了文学课论文以外的作业、会陪一个韦恩通宵打森林冰火人的垃圾家长。”

“你对垃圾的标准已经降低到这种地步了?吃不健康食品是因为你没那么多时间料理食物;不要求我完成作业是因为你知道我拿了十几个博士学位了;通宵打游戏是因为前几天通讯频道里我都没出现过,一定是被父亲按着去补了好几天觉睡得很好——我靠红头罩你他妈脸红个屁啊!”Damian几乎是从椅子上蹦了起来。

“你他妈倒是解释一下什么时候在我头罩里也放了监视器这种恶心东西!!!”

“失去侦查能力的人没有资格质问我这种没有价值的问题!我他妈这么耐心地告诉你我去你家过暑假的缘由你居然胆敢用脸红打断我!”

“我操我们能停止这种有病的对话吗?你他妈就不能给我先开个门?!”Todd的语气近乎暴躁了。

也濒临丧失理智边缘的Damian用十足的气势喊到:“让不让我去住!”

借口终于出现了:“靠我那儿可没有地方放你的一堆宠物!”

“那你就回来陪我住!”

大多数情况下只有当人们把内心的想法吼出来之后才会感到后悔,Damian不能脱离这个行列。他几乎是在尾音落下的瞬间就感受到了空气的凝滞,但真正的想法涌到脑海之后Damian还是想:“去他妈的潮汐效应”,并认为“韦恩之子绝不认输”。

监视器那头的Todd理所当然的沉默了。

Damian知道Todd一声不吭的话,自己也会在对方把血流干净之前打开庄园的大门——然而他知道红头罩和Todd本人都不是卖惨的人设,也相信他是一个不会玩森林冰火人无限生命外挂版的真正男人。于是他也理所当然的听到了还不想在Damian面前失去最后一点尊严的男人赌气一般地抱怨道:“……住就住。”

“啊哈,我差点忘了——‘不能服从自己的人,就要服从他人,这是生命者的本性。’下一次我是不是可以直接命令你回家了?”

“bro,”带着一点惆怅意味的声音虚弱地说道,“在这种我他妈马上就要从躺在床上三个月变成躺在床上五个月的时候,能不能别糟蹋尼采了?”



最终他们躺在了同一张床上。

Damian觉得这是一个伟大的进步,因为之前就算他在Todd的安全屋里过夜,他也向来只能被捆在一米五的儿童床上(当然没有一次成功过)。而Todd刚才并没有让他打过多的麻药,所以本该疲倦地合上双眼的青年此刻却因疼痛而望着窗外的星空。

卸了全副武装让凶名在外的红头罩有些单薄起来,他就像个会在超市里挑剔牛肉的居家青年。这样的夜晚和这样的两个人适合来一场男人的谈话,所以Damian颇为任性地撞了一下Todd的肩膀:“Todd.”

“干嘛?”懒洋洋的声音,就像倦飞的鸟儿。

“你……为什么当时还是告诉了父亲关于你复活的经历?”Damian难得为自己的问句而感到迟疑。

空气中传来一声嗤笑,随后演变成几乎停不下来的哈哈大笑。这令Damian恼怒异常有了跳起来殴打对方的冲动,却被Todd一下子圈进了怀里,连挣扎时碰到对方的伤口也不过惹来嘶嘶的抽气声和几不可闻的抱怨。

“所以说Dammy你还是个小孩。”Todd的声音像是闷在被子里那样不甚清晰,但Damian却听出了几分轻快的笑意,并且他决定为了新获得的昵称,暂时忘却Todd扎在他脑门的、为了这个任务已然许久没刮的胡茬。

Todd说:“好吧,我愿意并乐于剖析自己——虽然这是一种精神折磨,不过更是摆脱池水带来的负面状态的最佳方式——所以,是的,我当然很愤怒。”

你应该愤怒。Damian有些意外平静地想:毕竟,连之前的我都觉得很过分。

“……我是个烂人。嘿蝙蝠崽,别露出那种想要反驳的神情,从犯罪巷里出来的孩子到底难以改变自己的本性。我是个烂人,甚至所有人都知道如果Roy当时死了我还会成为这个世界上最糟糕的搭档。一个烂人当然比不上韦恩之子。”

Damian不确定自己这时该拥有什么情绪。脑海内有一个声音告诉他:说些什么。但他只是动了动嘴唇却终究没有开口,他不会道歉

“后来我们打了一架。他没怎么还手,我真的对于拳击沙袋毫无兴趣——我相信你也懂这种感受,我们都需要棋逢对手肾上腺素高飚,才能在互相厮杀中拥有兴奋、快慰和疼痛。”他的双眸始终放眼星空,声音飘忽充满了诡谲的不安定感:“晚上我回到了当地的小旅馆。我就直挺挺的躺在床上,像当初躺在棺材里一样。我也喜欢尼采,他鞭辟入里,我想如果我活着的时候读过他的书,一定不会活的现在这样操蛋。”

Damian评价道:“你好像在写小说。”

“闭嘴,”Todd翻了个白眼,“所以我就想起来:一个受苦的人,是没有权利悲观的。那天晚上我忽然惊异地认识到我们之间有很多的相似之处,我不确定这是否会让那个老蝙蝠在你的身上看到过去的我……好吧。其实我又不是想让你死。我本来也想问他需不需要我搭把手之类的。”

“……”

“反正,你是我弟,是新的罗宾。如果说我的死亡能让他更重视家人的话,我很高兴——我猜你知道我接下来要说什么。”

Damian发现Todd的视线转到了他的身上,于是对上了那双翠绿的眼睛。那是罗宾的颜色,是池水的颜色,也是Todd灵魂深处火焰的颜色。

他看到床头柜那本不知道从哪里翻出来的盗版《尼采语录》,当然知道Todd要说什么:“英雄要适时而生,更要适时而死。”可Damian并不想听到他们两人中的任何一个说出这句愚蠢的话,所以他不情不愿地伸出手去抱住了Todd:“不,我不知道,我要听《银河系漫游指南》。”

“拜托,我需要睡觉。”

Damian听到了翻白眼的声音,所以他也翻了个白眼,说道:“好吧,‘银河系百科全书,第一章。’,请继续。”

Todd笑了起来:“……‘爱是什么,太过复杂,无法定义。’……”

Damian则一脸严肃:“……‘《指南》上说:如果可以,尽量不要去爱。’……”他从Todd的怀抱里钻出来蹲在床上,然后扭过头去只给他留下自己烧红的耳根:“当然,Damian Wayne除外。”

他看见窗外夜空闪耀,看见一颗流星划过天际。

他假装自己的书架上全是红头罩,假装Todd并没有在哭着笑。

评论(28)
热度(174)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