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Damian中心]韦恩的群星闪耀时 间奏01

warning:可能的ooc,本章只有Jason和Tim的内容(所以叫做间奏)

再次warning:沙雕的杰森沙雕的提,沙雕的文章沙雕的我。这是如魔似幻的一章,内容极其沙雕!!


——

间奏01 Jason&Tim


哥谭总是下雨。

Tim对于这样的雨天总是疲于应付——没人会喜欢在战斗时溅上一身泥水。但总归,英雄们不能这么娘们唧唧的因为一点雨水就放弃夜间活动,所以红罗宾还是按时出现在了自己的辖地。

今天的罪犯并不那么“活泼”,量少素质差,这让Tim能够在揍着脚下的人时还能思考白天公司新鲜出炉的报表。正当他揍晕了最后一个人准备结束今晚的行程时,Tim忽然从淅沥的雨声中分辨出塑料袋哗啦哗啦的声响,星巴克咖啡的香气透过雨幕、泥土的清香和垃圾腐烂的味道遥遥飘了过来。

他笑了:“你知道我不喝掺了雨水的咖啡。”

“所以我一直用头罩护着啊。”来者耸了耸肩,棕色的皮质夹克因而抖落一身雨水:“去我的安全屋坐坐?咖啡无限量续杯,我前两天刚解决了一个位于星巴克的窝点,终于替你完成了企业吞并第一步。”

“我以为——你一辈子都不会主动暴露自己的安全屋。”Tim缩在毛毯里抿了一口咖啡:“就算Damian已经把这里占领了你也绝对不会和第二个人说。”

“可能吧。” 模模糊糊的声音伴着水流的响动自浴室传进Tim的耳朵。红罗宾想起很多年之前的一个夜晚,他抱着摄像机,跟随楼顶上掠过的鲜艳身影在哥谭的大街小巷穿梭,双手因为兴奋而颤抖到不能对焦:这样的追逐,就好像他和罗宾是一对朋友。后来下雨了,他跌倒在水洼之中连新买的摄像机都支离破碎,更不要提一直把存储卡紧紧护在怀里的他本人了。

他终于恐惧起来,脸颊被滚烫的泪水冲刷过,落到怀里的存储卡上。但忽然,一片漆黑的眼前掠过了一角黄色的披风,随后温暖的拥抱让他不自觉的松开手中原本紧攥着的镜头盖。罗宾的肌肉也在颤抖,正如同他一直颤抖着的双手,于是他听到神奇小子叮嘱他:“我可能抱你会抱的很紧——这鬼天气真的太冷了。那么你的家在哪里?”

一切都如同一场梦一般,他紧紧地抓着罗宾的制服这样想道。对方大概实在太冷了,还在半途停下,进了一家星巴克买了两杯热乎乎的咖啡:“小孩,你的摩卡。我猜有奶油的会甜一些。”他手忙脚乱的接过那一杯摩卡,在罗宾的催促下赶紧喝掉了快要融化的奶油,然后一口气干掉了有点热的过分的咖啡。

他想,他的灵魂在那一刻燃烧起来。


罗宾把他送到家门口。雨仍然下得很大。

正当少年英雄要荡出去时,他忍不住很大声很用力地喊道:“罗宾!”那鲜艳的身影有些疑惑地转过身来,他得以跑到对方眼前小声地问:“我……我还可以去买咖啡吗?”

本以为他有什么大事的罗宾大概是愣了一下,半晌后才铺展开一个灿烂的笑容,变戏法似的递给他一只扎得格外紧的塑料袋。苦涩的香气在雨中氤氲开来,他发现,自己在那一刻竟然说不出话来。

“这个……是我本来想要给家人带回去的。”罗宾轻声地解释道:“不过我想他不缺这种来自街头的东西,也应该不会喜欢。但你需要。”那多米诺面具覆盖的脸庞难得染上了几分犹疑和悲伤,罗宾很勉强的笑了一下,然后揉了揉他已经淋湿的头发,说:“虽然这种温暖并不能让你好好入睡——但是,晚安,别再瞎跑了。”

他站在原地很久没有动,直到罗宾远去之后,泪水才又争先恐后的涌出来。

这是我生命中最美好的一天。他这样想。


“鸟宝宝还想着公司报表呢?”这次的声音来自厨房,Tim回过神来有些自嘲的笑了一下:“是啊,B每次都把这种东西直接扔给我。”他喝掉杯子里有些冷却的卡布奇诺从沙发上走下来。地板大概是被怕冷的红色知更鸟改装过,踩在地上能感到妥帖的热度。

“所以你邀请我来做什么?”Tim倚在厨房的门上看着Jason布满伤疤和茧子的双手此刻搓洗着水果的动作。他又想起了一些事:他从监控器里看到过Damian同样倚在这个地方等待热乎乎的小甜饼出炉。说真的,Tim Drake为此而感到愤怒、失望与沮丧:“不是为了Damian吧?”

然而他听到Jason笑了一下:“你可以这么理解。”站在流理台前的人关掉水龙头,甩了甩手上的水珠,端着水果盘转过身来,毫不意外的与一双愤怒的蓝眼对视。

“我现在他妈的想揍你。”Tim感到双肩一阵难以言喻的痛楚:他当然知道最近他们都太不对劲了——一个试图修复关系的Damian、一个接受对方的Jason、一个逃避但认为自己做的没错的Dick,以及频频回忆起往事情绪一点不受控制的Tim Drake。

但他仍然无法停下自己失控的行为,他不能说服自己不去看监控器里Jason和Damian躺在一张床上的画面,那让他心情复杂却忍不住联系Babs合力屏蔽掉B的监控(因为B没准会怀疑这两个人是不是他的儿子)。这只是为了Jason和Damian能够在一起多待一会儿,只是为了这些明明让他烦躁、痛苦、疲惫(即使这样他们仍不停地伤害着他)的“家人”。该死又该好好活着的家人。

Jason叹了口气:“好啦,真是没看出来我们的小红过分聪明又过分迷糊。”他把果盘塞到对方的怀里,犹豫半响才揉了揉Tim已经烘干的头发:“我一直以为——这种劣质的心理疏导,我的家人是并不需要的。但你需要。”

“……”

“艹,别他妈的不说话啊。”Jason有点窘迫地翻了个白眼:“好吧——好吧。迟早有一天,我的黑历史都会被我自己一个个扒出来,在事后任由你们对我进行恶意的嘲笑——你以为刚泡完池水没多久还在刺客联盟待了那么长时间的人,会有多清醒?”

Tim瞪了他一眼还是不说话。

“完了,我要成为家里的第二根Dick了,”他仿佛在Tim面前又回到了过去,成为了那个唠唠叨叨颇为活跃的二代罗宾,“你不能指望一个疯子记住什么美好的事,就算那是一个可爱过头又蠢的过头的小男孩,就算他的蓝眼睛比B的还要好看——靠,我是说,你想的话就揍我吧。不过我保证会还手的,因为据我观察蝙蝠家还没人有喜欢这种像奸尸一样的揍人。”

“那你他妈的还给我卡布奇诺。”Tim吸了吸鼻子。

“人——总是要变的嘛。”

一阵良久的沉默过后:

“……我原谅你了。”

“拜托,这种时候就应该说‘你可别想让我这么轻易原谅你’,我们才能上演‘失足兄长回首挽救青春期弟弟,叛逆小子绝不认输’的戏码——我靠你再揍我我要还手了!”

“抱歉,我是变态,我喜欢奸尸一样的揍人。”

又是很久的沉默:

“还是别原谅我了。”

“来日——方长嘛。”

Jason最后被武力压榨到只能在Damian的一米五儿童床上睡觉。

然而,后来Tim睡着睡着也滚了过去。

两个大男人就这样挤在同一张儿童床上,睡到天色大亮、星星都黯淡。



彩蛋:


“不过你到底找我来干什么来着?”第二天早上,Tim打着哈欠问在厨房里煎培根的Jason。

穿着粉红色HelloKitty围裙的Jason狡黠地笑了:



“我打算给Damian找点麻烦。”

评论(12)
热度(148)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