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Timjay]亲爱的咖啡店员 03


*温馨向,真的没有完结我啥时候标注完结才完结
*包含路人角色对Tim Drake的看法

梗概:Timothy Drake在一家咖啡店里找到了Jason Todd。

03

“Timothy?Timothy!”

昨晚夜巡的过于晚又被剥夺了喝咖啡权利的Tim在同桌的疯狂戳一戳之下,才摇了摇昏沉的脑袋勉强清醒过来。他连忙起立对着文学老师严厉的目光露出恰到好处的忐忑与愧疚,却还是得到了一句“放学后来我办公室”的要求。

要命。他在心里这样抱怨,但还是准备维护自己乖乖仔的形象,于是抓起抽屉里的手机通知Jason:今天放学不用来接我了。

from Jay:为啥,我觉得我的新机车还是挺酷的
from Jay:给我一个理由,否则我就骑着彩虹小马的自行车去接你Timbo

from Timbo:刚才我在文学课上……zzzzZZZ,老师让我留下,可能时间会有点儿长

from Jay:咖啡外送呢?

from Timbo:天,我爱你

from Jay:(你 的 爱 好 廉 价)*小声说*

from Timbo:(那 也 比 dickhead 好 多 了)*同样小声说*

from Jay:*再次小声说*(他的爱大概是靠使用安全套的数量来衡量的)
from Jay:*还是小声说*(我去磨咖啡豆了)

from Timbo:拜!
from Timbo:感谢你,你让W.E.避免了一场不那么必要的企业吞并

百无聊赖的日子和之前每一天都差不多,唯一让人提的起精神的是哥谭难得的好天气。Tim在放学的铃声中与熙熙攘攘的人群相逆而行,最终立定在文学办公室前轻轻的敲了敲门。

“Drake先生。”

文学老师是一个有些年纪的女士,但仍然保持优雅的姿态,让Tim有时不禁会想起Alfred的样子。她看到Tim有些局促的表情宽容地笑了笑,随后摘下眼睛和蔼地询问道:“你愿意陪我这老婆子去草坪上走走吗?”

他们来到草坪。草坪上足球社团的人在追逐着彼此,阳光倾泻下一片金黄灿烂。Tim听见身旁的女士对他温柔地说:“Timothy,你是我见过最聪明的孩子,并且也稳重踏实不会骄矜自傲。但我今天并不想说这些。”她露出一个笑容,轻轻牵扯了脸上的皱纹:“我……看了最近的新闻。”

“Jason,我还记得我的学生。Jason Todd是个非常棒的学生,我的办公室里还留着他当年的作业本,写满了他少年时的烦恼和理想……是的,你知道有些事情对于特殊的对象会容易开口一些,尤其他是一个那样敏感的孩子,刚刚离开犯罪巷到了韦恩庄园。不过这些也还不是我想对你说的,孩子……”这位老人似乎也为自己啰嗦的用词而烦恼:“我一直能够感受到你的诚意,我相信你周围的所有人都能懂得你是一个多么优秀的人。我无意比较,我也知道你甚至在所有的方面都能比你从未谋面、最近意外归来的兄长做的更好。但你还是少点儿什么,至少对我来说……”

睿智的女士又带上了自己的眼镜,仔细的打量了一下Tim,最后,终于认可自己想法似的朝Tim点点头:“很抱歉,我可能说的不对。但你有些时候对于自己过头苛刻和冷漠了。我不是说你没有激情,你当然也会有年轻人的朝气和活力,可你的理智谨慎又束缚了它……”

“……孩子,你缺少的是心。”

Tim沉默地与老人对视着。足球带着草屑滚到他的脚边,他将球踢回到穿着球服的少年们之间,却带着少年人的不服气一般没有出一声。

老人并不在意地微笑:“去爱吧,Drake先生。当你爱上一件事、一个人,而不只是把这些当成你的责任、你的义务或是他人的需要——你会发现这个世界远比你想像中要美好的多。哥谭之所以还能够存在,就是因为所有人的心中都充满了不同的爱。”她停下脚步,眯了眯眼睛:“看来我并不需要担心你和你哥哥之间的关系。”

“什么?”Tim这才有些愕然地发问。他顺着老人的目光望出去,眼中却猝不及防地撞入一个身影。Jason就站在不远处的树荫下任由阳斑驳阳光透过枝叶间隙打在身上,他倚着机车也望着他们的方向最终与Tim的目光相撞,只好带着几分无可奈何的意味朝着自己的弟弟很随意地挥了挥手。

那一刻Tim想到二代罗宾想到咖啡店员想到眼前的Jason Todd,想到新的罗宾制服想到滑翔翼想到自己的手提电脑。

难以名状的窒息感出现在他的身上在一秒后又将他从深深的水里拉了出来。他忽而觉得这一路穿枝拂叶踏过的所有荆棘不再那么让他痛苦,未来固然有泪可落也不再是为了悲哀。

Tim毫无预兆地坠入爱河却真心实意地微笑起来,他对着老人心悦诚服:“我知道了。”

“替我问个好,”老人朝他眨眨眼,“去吧,Drake先生。”

于是Tim奔跑起来,他紧紧地抱了抱Jason。

“看来你也不怎么困嘛。”

“没有——”

“摩卡还是卡布奇诺?”

“卡布奇诺。”

他想:是的,他不再需要摩卡顶端的奶油了。因为他有一份现成的,正和他相视笑着。

Tim已经想好今天文学课作业的内容了——他要写一个爱情故事,而男主人公要拥抱着女主人公说出这样的台词:

“我是一个过分理智和谨慎的人,自大的以为身边所有的糟糕事都是我的义务和责任,因而我需要苦涩的咖啡来维持这无谓的生命……而你让我改变让我不同,你是我悲伤念头中的亮色,你是我平凡生活中的伟大;你是小甜饼上香甜的巧克力豆,是草莓塔上稀少的枫糖浆——

“亲爱的,你是苦咖啡上摇摇欲坠的奶油泡沫。”

——

小剧场:

当天晚上,Tim在房间里写作业。

Jason:*推开门*“哇——Timbo你居然会写文学课作业!”

Tim:*迅速藏起作业本,故作镇定*“是啊。”

Jason:*勾肩搭背*“别这样,让我看看,难不成你还会写情书吗?”

Tim:*无可抑制地像所有纯情高中生一样脸红了*

Jason:*震惊到把手里的水果盘砸到了地上*

Jason:*跑到房间外挂在栏杆上用可以穿透大宅的声音声嘶力竭地喊*“Timbo要谈恋爱啦——”

Barbara:*全程远程围观,一脸冷漠*“两个dickhead。”

评论(37)
热度(130)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