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232无差]退休、公路旅行和中老年婚姻


warning:独眼桶和瘸腿提,中老年人谈恋爱,ooc的蝙蝠家,232无差,所有关于公路旅行的部分都是瞎编

——

“所以,你和Jason决定退休了?”

说这话时Damian正在训练室里吊单杠,他似乎毫不意外他们两个的决定。而Tim把拐杖放在一旁,坐在地上慢悠悠地敲击着电脑键盘,似乎在和什么人聊天的样子:“我瘸了一条腿,他没了一只眼,年轻人们又前仆后继地争取着后勤岗位……”

“这都不是事。”Damian如是说道:“但是我支持你们退休,顺便还想让你们俩把Dick那个脑子有坑的家伙劝退。”

Jason拿着两罐能量饮料走了进来(Damian一度好奇他是不是有个机器猫的次元口袋以至于随时随地都能拿出这个庄园的“违禁品”)。他的脸上的确有了皱纹,手背的皮肤也呈现一种轻微松弛的状态——这让Damian想起上周他在Dick身上发现的老年斑。他稳稳地跳下来接住了Jason抛过来的能量饮料,在开启易拉罐铁环时终于听到了对方的讽刺:“Damian,你表现得好像一个急着劝退大龄智障儿童的小学校长。”

可是Dick真的很老了。Damian想到:虽然他不再冲在最前方,虽然他的身材照样一级棒,虽然人们还将韦恩家的Richard Grayson称为“一位老绅士”(老绅士与老流氓的区别大概就在皮相上),但他应该退出这份事业了,就像Bruce当初做的一样——至少为了Dick本人的安全考虑。但他无法说服这位脾气逐渐有点儿暴躁的兄长,就像Tim一段时间内难以接受现今这个态度逐渐变得温和的Damian一样。

“得了吧小子。”Jason的说话声唤回了Damian游离的神思。Jason现在就像是一个正常家庭里走出来的固执老头儿,嘴臭的要命,心也软的要命:“我们退休是我们自己的选择,是因为我们从心理上再无法承受义警这份工作了,尤其是我。”

讲到这里时,他顿了半晌。Damian立刻想起不久前的夜巡中红头罩因为狙击枪的后坐力而扭伤了左肩,也想起Jason杀人时比起之前瞬间爆开的强烈心跳逐渐减弱的反应。他清楚眼前的Jason Todd努力不让自己成为一个麻木无情的刽子手——

“而Tim,他太累了。也许我们只是歇歇,也许我们还会回来,但至少现在我们要退休了。”Jason慢慢地说道,他很少这样慢的说话,这让Damian感到有些不适。

“至于Dick,”Tim接过话头终于放下了他的宝贝电脑,“他比我们都更加坚定。因为他是长兄,他是一代罗宾,也是夜翼。我猜他和Jason一定探讨过关于退休的话题(Damian挑眉看向Jason而后者哼哼了两声),但显然他没有成功说服Dick。这是典型的蝙蝠家风格:通过反对意见是自己更加坚定信心(Jason翻了个白眼)。除非他有一天觉得你完全不需要他了(Damian大叫起来:什么鬼?!),他才会离开。顺便一提,我非常期待‘兄宝’小D同学面临那一天的表情。”

Damian只好捏瘪手中空了的饮料罐然后干巴巴地说:“闭嘴Tim。Jason,你不许笑。”

这也是他们兄弟四人齐聚在韦恩庄园门口的原因。Dick高兴而伤感的注视着自己的两个弟弟,他们就算一个缺少了一只眼而另一个的腿不太灵便也看上去十分健壮,只不过比起前些年来说Jason瘦了太多而Tim胖了一点。

他情不自禁地去拥抱Jason:“哦,天。我们何曾想过会有这样一天。”

Jason也大力地拥抱了一下Dick,有些瘦削的下巴很随意的硌在兄长宽厚的肩膀上。他不知道这家庭关系什么时候变成了这种奇葩样子:他与Dick共同承担作为家族中年长一方的责任,而Tim和Damian则需要做好弟弟的形象。但Jason此刻想的不是这件事,而是觉得这个莫名其妙的决定仅仅比多年之前想成为罗宾要差那么一丢丢。

尔后Dick拥抱了Tim,他欣慰地拍了拍弟弟终于有了点肉、不再像早些年那样瘦弱的后背,然后笑了起来:“看来你最近伙食不错。”

作壁上观的Damian说:“我会考虑聘请Jason Todd先生成为韦恩庄园的管家的。”话还没说完他们都笑了,四个兄弟就那样紧紧地抱在了一起。他们之前的生命中很少有这种紧密相连的时刻,可是随着时间的推移,每个人都热爱上了没有血缘的兄弟之间继承与被继承的隐秘联系。

终于Jason坐上了驾驶的位置。他打开广播示意Tim也上来,却看到Dick不知道从哪里拖来一个巨型音乐播放器,震耳欲聋的《See you again》盖过了Jason十分嫌弃但考虑到Tim还是下载好的《Yesterday once more》。于是Jason肆无忌地大笑起来,多年之前他们四个一起看《速7》时爆米花香甜的气息飘浮在他眼前的空气中。

“臭老头。”Jason这样笑骂道,并惊异地发现他已经默认对方老了。而坐上副驾驶的Tim点了点头,看着Jason仅剩的那只碧绿双眼无不担忧无不怀疑地问道:“你开车?”

他把音量调大直到Tim露出格外痛苦的神情才洋洋得意的发动了汽车:“那当然。Timbo,司机选歌。”但Jason并没有说的是,这次他没下载重金属摇滚而是存了好几个G的轻音乐和乡村民谣。

他们去费城,然后华盛顿。路过德克萨斯州时Jason在公路旁的草地上架起了烧烤架。翻着滋滋作响的牛肉时他忽然笑了起来:“你不问问我为什么笑吗?”

Tim穿着一般海边才会有的劣质花衬衫、亮绿色大裤衩和人字拖从对面的商店拄着拐杖走过来,他把墨镜推到发际线以上然后坐到了围着HelloKitty围裙的Jason身边:“为什么笑?”

“我刚来韦恩庄园时,”Jason露出一种陷入回忆的、中老年人常有的甜蜜神情,“觉得乐事德克萨斯烧烤味的薯片是天下第一美味。现在我就在德克萨斯州境内烤着烤肉,这绝对他妈的比薯片棒多了。”

“后来呢?”

“后来我爱上了黄瓜味薯片。”

他们对视一眼,为这毫无紧要的小小回忆而满足地笑了起来。

本来计划去迈阿密的车程中,两人在高速公路瞥见了一截红披风。这次车里播放的歌是他们觉得青春气息有点过于浓郁的《fish in the pool》,然而Tim却点了单曲循环。他们就这样无言的在背景乐中沉默了十几分钟,直到Tim开口:“我想去超人家。”

“是肯特家。”Jason纠正了一下,却毫不犹豫地调头开向堪萨斯州。

肯特夫妇已经很老了,所以出来接待他们的是蝙蝠侠的老伙计。更准确一点,是大都会的记者Clark Kent先生。与他们有过几面之缘的Louis也出来招待他们:“你们好,孩子们。”

他们走进农场然后走进客房。晚饭时他们见到了Jonathan,现任超人局促不安的坐下了,然后坐立不安的又站了起来:“我去倒杯水!”于是Jason和Clark毫无障碍的交流起Damian和Jonathan小时候的糗事,Tim则朝着Louis感慨起Damian的混蛋和Cooner的混蛋。

晚饭后他们在农场的麦浪中闲逛,头顶是无垠的星空。就在这静谧的气氛中他们坐在了田埂上,Tim神奇地掏出自己的微型电脑打开投影播起了《爱在黎明破晓前》。最终在《爱在午夜降临后》的片尾曲中,Jason侧过头去吻Tim的唇。这是他们第一次不再心照不宣而是袒露心意。

此时此刻,Jason穿着藏蓝色的辛普森一家的卫衣、洗得发白的牛仔裤和快要磨烂了的麋皮靴,而Tim穿着褶褶巴巴的格子衬衫、工装裤和滑稽的黑色皮鞋。他们距离红头罩和红罗宾是那么遥远,远到装备都在千里之外的哥谭。可他们距离红头罩和红罗宾又是那么近,近到几十年来的争吵、斗殴、硝烟、鲜血、伤痛甚至天人永隔的死亡都融化在这个近乎叹息的吻中。

Tim把头放在Jason的肩膀上,远处是即将初升的太阳,而他有点哽咽着:“我从和你见面的那一天开始就期待着这一刻。”

Jason不自在地扭过头下意识地去摸裤兜,才想起他已经为了Tim所说的“抽烟影响视力”之类的狗屁借口戒烟了:“别提啦。”他说:“我从出生开始就等着今天呢。”

圣诞节前Jason和Tim终于回到了哥谭。就在那天Jason迫不及待地打电话吵醒Roy让他给他们做戒指。而昔日的军火库带着起床气大声地说道:“搞什么鬼!”他困得卡住了接下来要说的话,不过还是强打起精神:“你要和红罗宾结婚?!”

声音之大力透墙壁,从洗漱间刷完牙正准备下楼吃早饭的Tim一个震惊就被门槛绊住摔得轻微骨裂了。

Jason只好带着Tim去医院检查,拜托Jonathan留守一天,而自己飞到中城暴揍前队友一顿带着戒指又飞回来。他们停留了几日,在医生对Tim愈合力的赞叹中离开了堪萨斯州。

临走时Clark自己一个人来送他们,这是一位令人尊重的长辈也是一位智慧的长辈。他与Jason、Tim分别紧紧地握了握手,然后对他们说:“你们都是好样的。我替布鲁斯为你们而骄傲。”这让Jason差点丢脸的哭出来,不过他还是强装没事一样拥抱了这位老人。

最后,曾经的超人祝福他们:“你们会白头偕老的。”然而两个人都没有说的小秘密是,义警工作使他们华发早生,现在的黑发都是染出来的,他们的发根早就雪白了。

后来圣诞节那天Bruce催促他们去登记结婚,于是他们只好在庄园大门外摸了摸鼻子认命地牵起手走入大雪纷飞。两人还从来没有以Jason Todd与Tim Drake的名义合影过,因此在那一刻显得格外局促。拿到照片后Jason才发现自己的身高开始缩水了,这是老年到来的又一个讯号,可Tim对他的想法心知肚明,他抚摸一下Jason的后背,哄小孩儿似的安慰道:“你还不老呢Jay,你只是有点驼背而已。”

结婚证书一式两份,Tim把Jason的那份放进自己棕色夹克的内兜而把自己的那份交给了Jason。他看着对方慢慢地把结婚证塞进黑风衣的小口袋,生怕折了一样用手好好护着。然后他拿起拐杖站了起来,Jason用另一只手挽着他。看见他们名字的工作人员眼神里藏不住的是震惊,不知道他们名字的来往路人眼神里是刻意流露的怜悯与鄙夷。但他们都不在乎这些,瘸腿的男人和独眼的男人互相扶持着走出了办公厅,再走入大雪中。一个是另一个的腿,一个是另一个的眼,充满了悲剧式的浪漫与诗意。

他们没有乘坐交通工具,而是顽固地选择走回去。Jason的风湿在年长之后显得格外严重,于是他们就走走停停,看到大雪覆盖的长椅就走过去坐一会儿,这时候Tim就脱下手套用刚刚暖和起来的手去捂自己爱人的膝盖,Jason从不阻拦,他只是这样看着裹在冬装里费劲弯腰的Tim想起多年以前他们的刀剑相向。

两个人就这样慢慢地走着。一些话语湮没在缥缈的风雪中:

“我为你准备了一份退休礼物。”

“我也是。我猜你给我准备了一家酒吧,伤鸭酒吧,对吗?”

“红罗宾无所不知。那么你给我准备了韦恩庄园的管家聘请书吗?”

“不只是这个,还有一个流动摊贩,夜间的那种,我允许你停在伤鸭酒吧旁边。”

韦恩庄园到了。Jason率先登上台阶然后为Tim扫干净了上面的雪,他们都知道Bruce、Dick和Damian就在门后等候他们的归来但三个人都没有选择帮着他们开门。Tim有点费劲地终于一阶阶上到了家门口,他摘下覆盖冰雪的手套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钥匙来,Jason接过那简洁的一只而非一串(因为他们只有一个家),开启了家的大门。

Dick果然就在门后,他看见两个人就笑了起来:“让我们沾沾喜气!”说着便抱了抱还满身霜雪的两个人。Damian紧随其后,然后是头发花白的Bruce。

他们欢声笑语,然后Dick在餐桌上宣布:“我也要退役啦!”这让所有人放在火鸡上面的注意力立刻被夺走,Damian更是紧张地问:“你是哪里身体不行了吗?”

而家族的长兄摇了摇头,指着自己眼角的逐渐深刻细纹微笑起来:“我老了。就是这样。”

Jason默默地划开手机界面大声地放起了《See you again》,惹得所有人都哈哈大笑。在笑声中Tim牵住了他的手,他听见Tim带着笑意很轻很轻地说:

“臭老头。”

评论(30)
热度(213)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