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Dick赶回哥谭的那天下着雨。

对哥谭来说,这是再寻常不过的事情了。但他忽而明白了为什么Jason有时会在下雨天看着落地窗上不停滑过的水痕发起呆。
他那时候在想什么呢?是在犯罪巷曾经睡过的潮湿硬纸壳箱子吗?还是他们一同夜巡时在披风上滑落的那些雨水?夜翼和罗宾很少一起行动,但他也能记得那些晚上的神奇小子对于精灵靴里满溢雨水的抱怨,还有那略略发抖的小腿。有一次Dick在回到蝙蝠洞后帮他的小翅膀摘下披风,那披风和蝙蝠侠的比起来小的可怜,但是他们还是一人抓住一角,然后喊着“1——2——3——”一起抖落那些雨露。
罗宾笑得就像真正的孩子一样。

回忆正在缠上他,从他脚下践踏的雨水里逐渐漫过脚踝……指尖……脖颈……头顶。

他没出席过第二次葬礼。第一次是他父母的去世,尚且年幼的Dick那时还抓着Bruce的西装执拗地不肯上去,好像那样就能够逃离父母的离开。那是第一次他体会到离开,而今天,他懂得了失去。
他大概永远都无法忘记那一刻。而现在,他却拥抱着一束白玫瑰,就像那年轻而炽热的生命。
白玫瑰在雨中凋零。


他有那么一瞬庆幸自己不是Bruce,因为他错过了很长时间,但蝙蝠侠只差一点就能看见男孩儿的最后一眼。但是Dick随即看见了那座墓碑。雨水洗礼下它格外朦胧灰暗,像极了男孩儿来不及继续的生命。

被雨水打透的男人站了很久。

“……连你的死讯我都是从旁人口中得知,”Dick在雨中放下那束白玫瑰,他凝视着自己兄弟的墓碑轻声说道,“Jason,你到底有多恨我?不,不应该这样说,我知道你深爱我们……我到底应该多恨你?又该多爱你?”

无人回答他的问题,天地间只有雨声回荡。

评论
热度(75)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