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新旧法外]How to LOVE

*BGM点这个:《how to love》-cash cash

*royjay过去式注意

*暴力提及

 

 

Jason Todd还记得夏天他们一起去夏威夷度假。

阳光、沙滩和椰子汁,还有世界上最棒的队友,当然不是搭档,因为他们中的两个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搭档。可是在夏威夷谁又在意这些呢?连他裸着上半身在众目睽睽之下表情狰狞的跳着草裙舞都有人能够笑出来。

这他妈又不是只有恐惧没有笑容的哥谭,在这里你穿着蝙蝠侠印花游泳裤都没什么,小红也识趣的没安装任何摄像头。真棒。

 

但是现在他和高大的失落亚马逊人在下水道里埋伏。

蝙蝠式的埋伏,为此他受过新队友的无数个白眼和无数次数落,连Bizarro那娃都在一旁赞同的点头。Jason觉得这相当于间接骂了蝙蝠侠所以不是那么在意,不过他要澄清的是他也不喜欢这种埋伏——现在他负责洗所有人的衣服。

下水道很臭,真的很臭,如果有人和他一样藏进来过一定会再也不往井盖的缝里塞小食品包装袋,也不会试图把不想要的作业、不想吃的早餐、不想留着的香港脚味皮鞋丢进来。他一脚踩上了一块腐烂的蛋糕,鞋底粘腻的感觉让他情不自禁的叹了口气。亚马逊人警告的看了他一眼,于是Jason今天第一百八十二次怀疑自己还是不是老大,并且宽容的想到:又不是她负责战损,她当然不用在意啦。

最终让他释然的是:Artemis的所作所为就像是Damian一样。他差点又笑出声来不过还是憋住了,下一秒他的另一只靴子踩到了橘子皮。

 

也是在下一秒Artemis举起了战剑。她充满力量的向前劈去之后与一只爆破箭在空中相遇。Jason感觉只是困扰他灵敏嗅觉的淤泥味道现在窜到了他的脑子里面搅得天翻地覆,他看到了熟悉的双眼。

那是森林的颜色,而非他自己这样灰蒙蒙的绿。森林遇到拉萨路池水会产生什么不知道,但是Jason知道自己遇上Roy Harper的话胸膛里就会该死的冒出不受控制的爱意。

更妙的是,这个小混蛋后面还跟着另外两个人:外星公主,还有克隆宝宝。

真棒。Jason换了脚的重心,不合时宜的想:你们这么棒棒,怎么不去组合一个“我们会飞会飞”战队呢。

 

任务在五个人的合力之下格外顺利。哥谭的黑帮尚且无法阻挡他们五个强大之人的力量,而且他们是法外者不需要在意那些老蝙蝠制定的条条框框。

Jason开枪带走了一个毒品头头的左臂,那个人已经进出黑门监狱三十多次,一个月前逃出来后又开始利用毒品让那些笑容灿烂的少女们沦为犯罪巷随处可见的雏妓。那条左臂打在了Bizarro的脸上然后划过相当可怕的血痕,但是这又不是他的宝贝队友氪星宝贝的。

子弹飞出飞出然后飞出,他甚至能捕捉到那些飞出的轨迹。Jason在外太空时见过太多令人惊叹的美景,而眼前划过的一颗颗子弹是撞向某颗黑暗星球的带尾彗星,于是在相撞的那一刻一切都泯灭在无边浩渺的宇宙里。

没人训斥他:“Jason Todd,你不该这样。”所以他舒展了舒展筋骨,想着是否他们在这次任务过后——好吧至少要把战损搭理好——能够去一趟大种姓附近,不干别的,就看羊八井的星星。

那是久远的事情了。他还在少年泰坦,Jason在那时就热爱天文学。所有人都热烈的讨论着放假之后在哪里玩,女孩们说要去泡温泉,曾经在东方执行过任务的Dick提议“那就去羊八井吧,羊八井拥有……”他站在旁边吹泡泡糖,Roy正摘下箭袋朝着他们的方向走过来。罗宾轻轻地说:“星星。”

所有人哄堂大笑,但是他真的在天文书上看到过。那里的星空如此美丽,好似红箭碧绿的眼睛。

 

他们解决掉最后一个人。

战斗过后场面总是尴尬异常,又没有餐厅会接待浑身是血的超级英雄顾客。Jason当然知道他的安全屋又得遭殃,但是他还是等着一个人开口厚着脸皮拜托或申请。那个人一定会是Roy,也果然是Roy。他眼神亮得惊人:“我们回你家行吗?”

Jason翻了个白眼:“哦,当然。”

他们吃了一顿烤肉,Jason对于这种事务总是嫌弃而乐在其中。两位女士迅速的讨论起了时兴的电影明星(Jason真的不知道什么时候她们对这些东西开始上心),Bizarro拿到了新的乐高蝙蝠侠游戏于是认认真真地用过于粗大的双手按起来手机——这时候Jason终于能顺理成章地送出已经在这个安全屋放了一个月的ipad AIR送给氪星宝宝。

最后他们上了天台。他们。红头罩与军火库。JasonTodd还有Roy Harper。

这种成年男人的场合就需要一点助兴剂了,比如酒精。但是通常只有Jason一个人能喝,所以他们之间成了不需要助兴剂也能擦枪走火的存在。哥谭今晚的夜空亮的惊人,或许是因为长久以来的乌云散了或许是因为今天没有蝙蝠灯亮起,但谁他妈在乎。Roy就像个大男孩那样——或是说他本身就是个大男孩——轻轻靠在了他的肩膀上,而Jason发现自己的肌肉仍然是放松的。

他想起他们在夏威夷,红头罩、军火库还有星火一起在承包的沙滩上看落日余晖。一辈子最棒的时刻,或许之一或许没有。

此刻他和他的前男友看着星空。他们都知道有些时候不在一起比在一起会更好,但是Roy果然还是问道:“怎么样?”

“什么?”

“分手的感觉。甩我的感觉。”大男孩皱了皱眉又吸了吸鼻子:“很好是吗?”

Jason平静地说道:“艹你妈。一点都不。”

于是他们安静了片刻。然后没过几分钟,他亲爱的烦人精又发问了:“我要问你一个很尴尬的问题。”

“知道尴尬就不要问。”

“不,我要问啦——”

“快点。”

“那你不要看我。这个问题其实真的挺尴尬。”

“我现在很想像Damian那样>TT<一下。”

“好吧,我问了,你爱过我吗?”

 

Jason Todd不确定自己是不是冷笑了一声。但在那一刻他的确感到了汹涌爱意将他淹没的窒息感,他偏过头去不让前男友看到自己发红的眼眶,然后用蝙蝠侠才有的喉癌嗓音说——

“废话。”


评论(9)
热度(96)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