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只穿夹克的原因

Summary:红头罩只穿夹克,这事关很久以前,一次关于魔法和亲吻的事故。

 

Warning:不存在披风争夺战。Cass比Jason要大,一句话迪芭。 @子书青石✨ 希望老师喜欢~

 

 

1.

 

去他妈的披风。

Jason Todd恼怒的想着。他努力挣扎了一会儿最终绝望地躺平在了房顶上。新任罗宾永远不明白蝙蝠侠的披风能够那样气场强大,而自己的披风只会添乱子,不是绊他一跤就是糊他一脸。

而接受迪基鸟的“魔法披风”这个决定是他有生以来做的最愚蠢的决定,没有之一。“罗宾还没有打击罪犯,披风先把罗宾撂倒了”这件事已经将Jason钉上了耻辱柱,他终于领悟到披风这个神奇的物种可能和他有仇,并下意识的否认了自己的平衡力可能没有迪基鸟那么好这个事实。

但现实如此,被魔法披风勒到喘不过来气的Jason只好打开通讯频道:“夜翼!”

这耻辱的感觉就好像他曾经奋力和精灵靴搏斗的日子一样。他绝望地这样想着,并对兄长关切的问候作出回答:“我被你的魔法披风绑住了!”

他发誓通讯频道诡异地安静了一秒,然后传出来不同的家人们的笑声。Jason憋红了脸才将通讯器摆到一个自己能看见的地方,面无表情的想:很好,他开的是公共频道。

 

 

2.

 

最先赶来的是Barbara。她几乎笑出眼泪来:“天哪罗宾,你是怎么做到的。”

Jason背过脸去嘟嘟囔囔:“魔法,魔法,该死的魔法!”

他又挣扎了一下,这让只能看到他背影的蝙蝠女更觉得他像是个蚕宝宝:“所以是Dick搞的鬼?”

“是他先说这个披风可以让我不再担心被绊住的!”Jason几乎是控制不住的委屈起来:“他实在太讨厌了!我还没来得及追上那个抢劫犯也没完成今天的任务,这个披风就把我困住了!我以为魔法披风都是像漫画里的奇异博士那样的……”

说着他又扭了扭,似乎试图让自己远离Barbara,但是蝙蝠女温柔地制止了他的动作。她坐到Jason的身旁然后抱了抱他,眼中闪耀着和Jason一样翠绿的光芒:“好了男孩,我知道你爱他。”

她吻了吻罗宾的额头,男孩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起来。他支支吾吾了半天最后吼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在给你男朋友开脱!”

正准备离开的蝙蝠女耸了耸肩微笑了一下:“谁知道呢。”

 

 

3.

 

Jason是在Barbara离开之后意识到对方并没有帮着他解决“关于魔法的小问题”这件事情的。他暗自唾弃了沉溺于温柔乡里的自己,却在下一秒就看到了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Cass。

她穿着和他一样的罗宾制服,有点迟疑的走了过来。Jason虽然知道女孩不会应答,但他情不自禁的开始担心起女孩:“天哪,你怎么过来了。你是在蝙蝠洞里找到的制服吗?如果你感觉不太好的话就赶紧回去,B知道了一定会不高……”

他戛然而止,因为Cass捂住了他的嘴巴。接下来临时罗宾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这对于其他人是高难度的肢体语言但对于Jason不是,他知道Cass在说:“是在蝙蝠洞里找到的你的制服,而我是姐姐,B不会不高兴我来看你的。”

 

 

4.

 

他想起他们一起看书的下午。莎士比亚,海明威,奥斯丁,马克吐温还有长长长长到一张A4纸根本列不完的作家。阿福的小甜饼和伯爵红茶。起初Jason不知道那些都是什么品种的红茶,后来他已经能在氤氲的雾气中读出那些藏在里面的诗。

Cass轻轻地亲了一下Jason的脸颊。

他顿时陷入一种奇怪的温暖感觉,像是他半夜被犯罪巷的噩梦惊醒后爬到Bruce的床上感受到的那种安全感一样。Jason试图睁开眼不让自己陷入这团软绵绵的云朵,最终还是被无可抵挡的困意集中了本就昏沉的头脑。

他在彻底陷入黑暗之前听到了一个略显嘶哑但不失清亮的女声:

“晚安,”她笑了一声,“小弟弟。”

 

 

5.

 

Jason是被疯狂亲亲弄醒的。

醒来时Dick的大脸正对着他,他不知为何一脸严肃,弄得Jason紧张地以为自己是不是要一辈子活在披风里出不去了。下一秒,Dick的话语无情地打破了他的幻想,这个dickhead几乎是棒读道:“小翅膀,你真他妈的可爱。”

“艹。”Jason只来得及说出这么一个单词,脑袋就被按进了Dick健硕的胸肌。他的脑海在那一瞬间一定闪过了很多限制级单词和限制级(他暴打夜翼)的场面,但是夜翼随即吻了他的发旋,然后额头、鼻梁、脸颊。他的唇瓣擦过罗宾的耳朵,于是男孩儿的耳根滚烫起来。他嗅到小翅膀发尾有阳光和雏菊的味道所以Dick也很温柔地碰了碰那泛着些红的发梢……

 

 

6.

皮肤与皮肤的接触最能显现出人们心底那些隐秘火热的情绪,譬如喜欢,譬如热爱,譬如那种并非血脉相连但仍然紧密异常的特殊联系,Dick将它称之为亲情。

Jason咽了咽口水,声音有点颤抖地问:“所以……?”

“这个披风的解开需要最爱的人的亲亲。”Dick放开他耸了耸肩:“所以我要带你回蝙蝠洞啦~”

 

 

7.

 

Jason真的想杀了Dick。要不然让他现在从这个天台跳下去也行。

 

 

8.

 

“在这之前我需要存影留念。”Dick一本正经地从紧身衣里掏出手机,被他紧紧搂着的Jason此刻已经不知道该吐槽夜翼居然在夜巡时带手机好还是吐槽夜翼那个紧身衣内兜的位置好。他一脸视死如归的被按着头拍下了自拍,夜翼比着剪刀手笑得春暖花开。

推特发送成功。

Cass是第一个点赞的人,然后是蝙蝠女的账号。Jason看着Dick的手机很快就卡机了,而在卡机的界面上,点赞和评论仍源源不断的弹出弹出和弹出。

Jason真的特别想送自己的哥哥一个中指。

 

 

9.

 

由于感冒而被按在家里休息的Bruce打着哈欠决定去厨房偷一份夜宵。他穿着睡袍睡眼惺忪的走下楼梯,什么奇奇怪怪的东西从他的眼前一闪而过。

“Jason。”他最终还是叫住了那个看上去简直像个蚕蛹的孩子:“发生了什么?”

两个人充满尴尬的对视。还是Jason勇敢地率先开口打破沉默:“能把Bruce Wayne把床上叫起来的又有什么?反正我觉得是小甜饼。”

“……不许告诉阿福。”

“你也是,老头子。”

“成交。”

 

 

10.

 

“所以你需要一个亲吻?”Bruce摆出哥谭宝贝常有的那种坏笑,这让Jason有些感到大事不妙:“孩子——你要知道——什么是——亲吻——K——I——S——S——”

“呕。”他摆出一个呕吐的表情:“你只是亲一下……我的脸颊之类的就行。该死的Dick,收下这个披风是我做过的最错误的决定之……!!”

Jason感到有什么东西在自己的嘴唇上轻轻的蹭过去,男士去屑强力薄荷洗发香波的味道、须后水的檀香和轻微苦涩的感冒药味钻进他的毛孔。他瞪大了自己的眼睛感到披风在缓慢的解开——然后掉落——

啪嗒。

他想起他幼年时期在水沟里捡到的蜡烛,它们为了他一瞬的光明流干了泪水;他想起曾经他趴在母亲柔软的胸脯听她不那么好听的声音干巴巴地讲着辛德瑞拉;他想起有那么一次Wills在痛殴他之后沉默地揉了揉他的脑瓜顶,对他说“如果你有机会就跑吧”。

而现在Bruce抱着他,忐忑地问:“我听说,普通人家的父亲会在孩子生日时给他一个吻。”

礼花从他们的头顶落下。所有人挂着微笑看着他们。

 

 

11.

 

那是Jason的十五岁生日。

后来再也没有人送他一件魔法披风。





彩蛋:


“所以这就是你不穿披风的理由?”Damian冲着红头罩翻了个白眼:“好吧,悲情故事,我打零分。”

Tim难得赞同的点了点头。这让Jason恼羞成怒:“所以说我们就不能玩个比真心话大冒险更不容易引发战争的游戏吗?!我他妈现在想掏出枪扫射一通!”

没人回答他。所有人开始下一轮手心手背。

“怎么又是我!”Jason大叫起来:“大冒险总行了吧?”

第一个退出战局的Stephanie邪恶的微笑了一下:“好吧,我命令所有没亲过大红的人,一人给他一个吻。”

“艹!不要——”


第二天。

Artemis揶揄地看着队友:“男孩儿,你昨天晚上似乎有一场艳遇?”

Jason决定不告诉她,嘴角的破损是被自己的兄弟们联手啃的。

Damian那小子啃得最重,下次他们组队红头罩大概要放生罗宾了。

评论(18)
热度(406)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