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Batfam]后来他们都去那家餐厅


*桶哥520快乐!
*ooc有



1.

Bruce发现最近夜翼出没在哥谭里的次数太频繁了。

“其实还好。”Tim摸着下巴将数据分析展示给蝙蝠侠:“他也就是比平时多过来了12次,并且路过了89次犯罪巷而已。如果说这个还在正常波动范围内的话,下面这个才比较不正常——他这个月已经去了102次犯罪巷旁边的那家快餐店。Dick一向是热衷于保护自己那个好屁股的,他不会这样频繁的出入高热量食品售卖店。”

正想让Tim去分析一下数据的Bruce瞪了自己的儿子一眼,然后沉默地盯着电脑屏幕上的统计图发起呆。Tim无辜地耸了耸肩随后哼着小调离开了。

蝙蝠侠无所不知,所以蝙蝠侠决定在今晚夜巡时去那家快餐店一探究竟。


2.

普通的快餐店。Bruce站在店面外在心里默默评论:灯牌三流,店面三流,味道三流,客人三流。

他悄无声息地走了进去,唯一的店员正在那里昏昏欲睡,手边是仍在发出响声的播放05版《傲慢与偏见》的手机。蝙蝠侠扫描了一下四方的摄像头和武器,发现没有东西后亲手戳醒了那个呼呼大睡的男人:“醒醒。”

男人咂巴咂巴嘴没有醒来,口水简直要糊地。Bruce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让店员清醒清醒,却眼尖地发现了一些厚厚的16开笔记本摞在店铺的角落里不易察觉的吸引着人们的目光。

他走过去随手翻开一本在封面写着“开业第三年”的留言本,旅客的玩笑、情侣的爱意、小孩的涂鸦还有更多的关于痛苦人生的思考在蝙蝠侠的眼前一闪而过。正当Bruce觉得这里大概没什么的时候,他的身体僵硬了一下,像是从指尖传来一股渐强的电流麻痹了无所不能的蝙蝠侠一样。

加厚的本子掉在地上发出清脆的响声,服务员从梦中惊醒目瞪口呆地看着蝙蝠侠伫立的身影:“……先生?”

Bruce看了看自己的双手,然后看了看地上摊开的留言本。那一页鲜艳的红色蜡笔写着“我终于有学上了”,落款是Jason Todd,附赠一个大大的笑脸。

他静静地站了几秒钟,然后说:“不,没什么。”


3.

那是Jason Todd死去的第一年,他们各自用自己的方式回忆和缅怀着那个孩子。

Bruce在最开始的这一年中经常会出现关于那个孩子的幻觉,他看到Jason站在沙发背上试图练习自己的平衡能力,看见罗宾在夜晚偷偷摸进厨房找点小甜饼吃。

他在开会时昏昏欲睡中看到那坏小子出现在Lucius的身后狡黠地笑着,在飞跃夜空时被子弹击中后看见他暴躁地走来走去咬着唇呼叫Alfred。

那个孩子仿佛是在补偿生前没能实现的愿望,足迹甚至遍布全国各地。他在哥谭通向布鲁德海文的跨海大桥顶端看到他,在大都会超人的披风后看到他,在中心城闪电侠飞速划过的流光中看到他,在绿灯侠回到宇宙后传来的视频中看到他。

Bruce试图抓到那些幻影。他有时会因为那湮灭在人群中的一截披风与整个街道逆行,哥谭宝贝才会穿的长款风衣轻飘飘的扬起来就像是蝙蝠侠的斗篷,那个孩子一直不停地笑着引领他。他在公园中心的喷泉停下,圣母玛利亚悲天悯人的抱着自己的孩子,而Jason坐在她的肩膀上发呆。

他接住跳下来的孩子,一瞬间罗宾幻化成当时伤痕累累的模样。少年无知无觉地躺在蝙蝠侠的怀里,嘶哑的声音哽咽着敲击Bruce的心脏:“I don't want to go.Bruce, I don’t want to go.”

他拥抱着自己的儿子,但Jason在他手中慢慢流逝最后无影无踪。Bruce双手颤抖着保持了很久那个拥抱的姿势,掉下眼泪前才发现,罗宾甚至没有给他留下一片小小的血迹。


4.

这一年Dick没有回过几次家。他在布鲁德海文的警局里像个真正的上班族那样工作,时不时帮助前辈们处理一些穷凶极恶的罪犯,然后夜晚去处理那些更加穷凶极恶的罪犯。

Tim倒是和他时有联系。他们关系不错,经常在彼此都空闲下来的时间相约一起打游戏。那一天他们的早餐午餐和晚餐都会是麦片,只有夜宵会是热腾腾的汉堡。

是的,他们经常去那家快餐店一起坐一坐。这是Tim率先发现的,于是那天罗宾抱着一本复印件敲响了夜翼安全屋的大门。Dick也正是和Tim真正共享了这个秘密后才真正和弟弟亲密起来,他当时和Tim翻着“开业第四年”那本留言册上Jason关于韦恩和蝙蝠侠的吐槽,哈哈大笑且满怀伤感。

他合上本子拥抱了Tim,说:“瞧,我们总是这样到失去才珍惜,而且我不敢相信我在之前同样对你的出现感到不适。真抱歉。”

Tim只是回拥了一下兄长,他们之间永远都这样打开天窗说亮话,而不需要过多的修饰和点缀:“别这样,一切还来得及。”


4.

Tim很难说自己的出现是否给蝙蝠带来了更好的影响,因为他自己也同样为罗宾的离开而悲伤着。

他现在仍保留着一个剪贴本,那上面是关于二代罗宾的所有新闻、传闻与照片。Tim知道Jason是一名真正的英雄,他犯过错误但仍能向前、受过侵染但坚守正义。他在任职罗宾期间帮助了太多的底层人民,那些真正的穷人对他的评价甚至不亚于对撒钱的韦恩的评价……他敬重、爱戴Jason,并为他的离去感到惋惜和痛苦。

但是一切在他无意间发现了那些留言本之后开始改变。他真正地接触到了真实的他,而不是谣言、风传、新闻、评价,这种接触比他在无数个夜晚追逐奔跑来得更加亲密,就好像下一秒亲爱的Jason就会笑意盈盈的拍下他的肩然后和他自我介绍一样。

过近的距离让Tim感到局促不安和无所适从。他第一次拥有一个同龄的朋友,以这种过于奇怪的方式。这次不是他看着Jason成长,而是他们一起成长,那些复印件的空白角落画满了Tim的涂鸦,写满了Tim的回应以及类似的分享、抱怨。

他会在夜间活动时想起Jason对于Bruce过于严厉且套路化的训斥的那些抱怨而笑出声来,会在休息日时替Jason去看望当年照顾过他的那些老太太和老头子。他甚至惊喜的发现了Jason有一次在留言本中无意识的用蝙蝠家独有的符号画出了犯罪巷的地图。Tim当时漫不经心的用披风挡着把那两页纸撕下来,开开心心的拎着廉价咖啡回到自己的房间破译密码,第二天时他就像Jason那样同样对犯罪巷了如指掌。

只是,越是这样他越感到痛苦:Jason对他来说不再仅仅是英雄,更是他的朋友、他的伙伴、他的搭档、他的兄长。他终于理解了Bruce和Dick有时候无意的沉默,包括他们面对罪犯时更加难以遏制的愤怒——

是这些人,令他们天人永隔。


5.

Damian起初并不知道,刺客联盟里还有Jason这样一号人物。

他来到哥谭之后才在母亲的电话中得知二代罗宾在过去的时日里恰恰在刺客联盟复健,这位素未谋面的陌生人也就是近来一直同蝙蝠侠做对的红头罩。起初他对Jason Todd嗤之以鼻——红头罩要的太多,所以他失败;Damian Wayne则永远不会犯下这种错误,他只追求力量,永恒、强大而纯粹的力量。只有力量才能获得更多,譬如母亲的喜爱和父亲的赞许。

但很快他发现他是不正确的。力量无法在他控制不住本能而重伤人时获得家人的赞同,无法在他意外伤害无辜平民的肉体或内心时替他开口辩白。哥谭和蝙蝠侠不需要力量至上说,那却正是刺客联盟唯一教会Damian的。

他不愿承认,但Damian的确要得更多了。他想要得到父亲的认可,想要得到Dick真正爱护的目光,甚至想要得到Tim若无其事的一个拥抱。哦,还有红头罩,如果他能够识趣一点不再惹的父亲生气,也许还要算上对方的烤的甜甜圈。

很快Damian发现自己又错了。他的家人显然都爱着红头罩。Bruce在每次和红头罩交手之后都会去蝙蝠洞对着那个制服的展柜站上很久,而Dick和Tim则会在家长们不在时说一些关于Jason小时候的事情来善意的嘲笑红头罩今天的所作所为——见鬼的Tim怎么知道这些事情的?总之他感到与这个家庭的格格不入,Damian决定去了解一切。

他找到了那家快餐店。留言本已经堆到天花板那么高,Damian虽然有些不情不愿但迫于自己的素食主义还是拒绝了店主推荐的牛肉汉堡。他咬着吸管从“开业第一年”翻起,后面的内容越来越加入夜翼和红罗宾留下的笔迹。在“明天就去找母亲”那页Damian甚至看到了一个被红笔划去的黑色“对不起”。

有那么一瞬间Damian不得不承认他们外表相似但内核却是不同的,Jason是为了他心中的正义成为红头罩,但他在最开始不像是为了正义而成为罗宾。

他难过的加快了翻看的速度,咒骂着这个混蛋的红头罩,直到他看到最后一页上Dick留下的蓝色笔迹:“R,别再胡思乱想,我们都是你的家人。看到这里的话,就回来吧。”

Tim跟了一句“勉强附议”而Bruce画了一个句号。他啪地一下合上本子从椅子上跳下来,扬起披风朝着韦恩庄园的方向跑回去。

谢了,Todd。


6.

Jason时隔多年再一次走进这家快餐店。

他还记得很多个夜晚他都在这里用留言本打发时间,写下一些似是而非的文字。

留言本已经有了很多。Jason不得不从头翻起,当他翻到自己在上面第一次留下的笔迹时,他愕然的发现旁边小小的空间里挤满了四个人写下的“欢迎回来”。

Jason难以置信地哗啦啦翻看起来那些留言,每个红色的笔迹旁边都留下了他的家人们的身影。最多的是Dick和Tim,他们吐槽着所有人并嘲笑Jason小时候的白痴,然后Damian会在一些他的伤感文学旁配上富丽堂皇的插图,而Bruce擅于在各种各样的角落画上句号或是写下“sorry”。

该死的。该死的家人,该死的自己。

在Jason反应过来以前他就自己要求了打包刚刚点的五个牛肉汉堡和三杯大可乐。然后在挣扎之中红头罩冷酷无情的拎着袋子走向摩托车向回家的路飞驰而去。

Roy在通讯器内大喊:“Jason!!”他一副不可置信的模样:“天哪,头罩的传感器显示有水!你不会在哪里被泡着吧?”

Jason想打死军火库,但是他还是忍住脾气说了一句“没有”。

军火库亢奋起来:“靠小杰鸟你居然哭了!我替你打死那帮蝙蝠去!”耳机里传来一阵阵子弹上膛的声音,红头罩还没来得及说什么Roy那傻蛋就挂了电话。

很好,Jason心情甚至有些愉悦:希望他们不要把彼此打死。


+1?

Jason赶到庄园时,所有草皮都被轰翻了。他摘下头罩大步流星地朝着Alfred走过去:“阿福,很抱歉,我会帮你的。”

管家只是给了他一个轻轻的拥抱。

晚餐时Dick还顶着烧焦的头发,而Tim的脸肿了半边Damian掉了一颗牙。Bruce看似平静但是他的屁股被揍青了,这让他有点坐立不安——蝙蝠侠发誓那一拳不是军火库打的。

Roy被Jason用快餐打发走了。所以宅子里只剩下蝙蝠们,在寂静的诡异的气氛中,Dick忍了又忍才问道:“所以,你会回来吗。”

“我不知道。”

Jason甚至没看一眼他:“但我知道,倦鸟总是要归巢的。”

后来他们经常出现在那家快餐店。留言本上,是家庭、争吵和爱。

评论(25)
热度(500)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