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timjay]了无益(ABO)

*大家521快乐!!!

*献给 @五叶 老师,我流ABO()



红罗宾穿过小巷。

这里黑暗、污浊、充满绝望。他听见婴儿与孩子的哭喊打闹、女人们身体的颤抖与登上极乐的喘息还有男人的怒吼与痛骂。

硝烟的味道逐渐萦绕他的身边,伴随着死亡、腐烂和鲜血同他那苦涩味浓重的信息素跳着舞。这可能是世界上最糟糕的味道,没有其他的Alpha会喜欢一个带着战争气息的Omega,也没有一个Omega会习惯最为苦涩的Alpha。

所以红罗宾和红头罩,他和Jason Todd——两个拥有世界上最糟糕的信息素的人无可避免的搞到了一起并且共同度过热潮期。这样说,是因为他们根本称不上是什么恋人。



Tim轻车熟路的摸进了红头罩的安全屋。咖啡、苦瓜、中药以及世上一切苦涩的味道的混合体冲淡了本该在战场上出现的那些阴暗气息,Tim自动自觉的在客厅倒了杯水一饮而尽,然后脱下鞋子踏着毛绒绒的地毯走进卧室。

由于热潮期的缘故Jason的眼角有点发红,他裸着上身直挺挺地躺在床上,蕴藏着力量和伤痛的肌肉不再像平常接触那样紧绷,胸口的纹路发出奇异的光。Tim便凑过去吻他的嘴角——他大概是刚刚喝过煮沸的甜牛奶,嘴角挂着那种远离他们的甜蜜味道。Jason长臂一伸把Tim揽到怀里,死亡和苦涩跳起华尔兹,他们的拥抱和亲吻则是那轻快的圆舞曲。

Tim想起他小时候看《美国队长》时,特工卡特娇艳如灰塔玫瑰却是能够在大腿上绑着枪仍能够成为舞会皇后的人。现在他和Jason开始跳舞了,不是《傲慢与偏见》中那种含蓄的舞步也并非孤高自傲的芭蕾。他们跳桑巴和探戈,节奏明快步调轻松,伴随着鼓点、号角以及进攻的信号彼此略地侵城,感受从脸颊擦过的子弹、枪口的幽幽一缕青烟还有口腔中炸裂开来的苦涩提神药片。

现在开始舞曲又慢下来。Tim亲吻着Jason的眼睫,虔诚如同骑士发誓为国王奉献自己的一切的一切,包括所有的爱、忠诚和残破不堪的此生须臾。他们漫步到云端之上了,一步两步三步,每一步都印刻着鲜血与腐朽还有无尽的悲戚。上帝赐予福音但没人在乎这个,庄重又放肆、诡谲又平凡的舞蹈中不会再有人不接受被逐出伊甸园的当初。只管舞!舞!舞!



醒来后安全屋已经没人了。Tim打了个哈欠揉揉自己的头发,然后穿上大两号的拖鞋轻车熟路的去拿冰箱里的Jason准备好的饭。微波炉发出轻微的响声试图吸引他的注意力,但Tim只是捧着刚刚拿出来的冰咖啡走神。玻璃杯上已经开始凝结水雾而微波炉也发出了告一段落的“叮咚”来提示,Tim却坐在沙发上沉默的想起他额前的白发、流泪的眼角、开合的嘴唇和性感的锁骨。他想念做/爱时舔咬对方耳垂的感觉,热爱Jason面对自己是放松下来的一块块肌肉。他记得自己抚摸着Jason的腰由他隐忍的喘息,最终还是带着笑意把对方的抱怨堵在嘴里。

“真奇怪,”他冷静地想,如同在思考地球永远沿固定轨道前行那样顺理成章,“我爱他。”

与这念头一并到来的是小行星划破大气层,带着绚烂的火花和闪耀的光芒击中了Tim的心脏。然而他在陨石之下却并不痛苦悲伤,连苦涩的信息素都让他笑出眼泪来:原来如此,我爱他。我爱那硝烟的味道,爱着他的鲜血、腐烂和死亡,伤痕累累却命中注定,什么理智与咖啡请暂时再见吧。

I love him more than coffee.



Jason再遇到Tim是几个月以后的事情。他一直在外太空执行任务,忙着解决正义联盟丢给法外者的各项宇宙事务。红罗宾倒还是那个红罗宾,把所有的欢乐和甜蜜献给美丽的哥谭女士,苦涩全部加倍放到信息素里等待硝烟来袭。

如果说有什么不同的话,那就是Tim遇到带枪支的案件时会比平时愉快一些。战场的味道正是Jason的味道,他甚至考虑过在W.E.开发一款基调为此的男士香水,却被除了Bruce以外的董事们全票否决。那天晚上红罗宾下手重了一些,蝙蝠侠只是在夜巡之后拿出来一个小小的瓶子,里面装着Lucius倾情赞助的红头罩味香水。

他们回来当然要滚在床上。过度放松的感觉就像懒洋洋的躺在夏威夷的沙滩上晒太阳,只不过没人会得到美黑的效果。Tim对着Jason说我好想你、我好想你和我好想你,而Jason只是笑着滚动喉结然后喘息——你爱上我了,鸟宝宝?

一盆冷水从头浇到尾,把苦涩全都埋葬地心。沉默像是风暴笼罩了度假海滩,游客们尖叫着四散逃离,风眼的Tim和Jason只剩下战场的气味。Jason像是哭了一样眼眶有些发红,眸中闪着湿润的星星。他动了动嘴唇随后轻轻的叹了口气,似是感叹自己养的花落了:“Timbo,你不该承认的。”

“我应该承认。”Tim知道那些关于Jason过去和现在的味道也在空气中渐渐散落:“你要知道有人爱你,Jason。至少我是这样的。”



爱是什么?爱能换来饭吗?能帮他遏制母亲的毒瘾吗?能让Bruce对他满意吗?能挽救他的生命吗?Jason的生命里或许有爱,但他畏惧爱上他人也畏惧他人爱上他——那会疯狂的伤害彼此。而Jason再也不想要当初那样撕心裂肺的疼痛。

所以他和Roy与Kori终于拆伙,拒绝了Alfred回到韦恩庄园小住的提议,谢绝了Dick对于和他一起去公路旅行的邀请。他尽量避免在蝙蝠侠面前出现,为此也尽量避免杀人或被杀——一切都在往好的方向发展,直到Tim在他面前沉默。

要命。要命要命要命。他头疼的绑上枪带叹了口气,思索着如何才能在今晚的必然中甩开红罗宾。为了防止热潮期在突然中断后再次来袭Jason不得不用上了大量的抑制剂,直到硝烟气味消失在稀薄的消毒后的自来水的味道中。这味道对他而言再熟悉不过,比起无味的矿泉水他甚至更喜欢这种廉价消毒水的味道:真实,让他感到脚踏实地的活在这个世界上而不是飘在风中。他戴上红头罩甩上门,关于Jason Todd的所有都被关在身后脱离他的身体,现在他是红头罩。

Jason预料的不错,红罗宾果然跟了上来。他们一言不发的合作无间,揍坏蛋们的屁股踢罪犯们的屁股。整个夜晚风平浪静,连通讯频道里都不吱一声,直到Jason把枪塞回枪套里他都是这么想的——Tim爱死了他把枪绑在大腿上的那种混蛋性感,Jason希望Tim能理解自己是在隐晦的告诉对方他们还没完蛋。

然后他听见了子弹破空。

硝烟的味道。鲜血的味道。它们在Jason脑海里轰轰烈烈地炸开然后归为一片灰寂。Jason冻结起来的爱恋在那一瞬间分崩离析,就像是春日湖面的破冰船击碎那些自以为坚不可摧的冰。千万只蝴蝶撞击着他的胸腔振翅欲飞,然后攀上他的喉管拍打着沉重的翅膀飘出来。他接住倒下来的Tim耳畔一阵轰鸣。

苦涩的味道从地心涌上来,鲜血如小溪一般快乐的流动着。Jason屏住呼吸低头几不可闻的呼喊:“Tim,Tim,不,Tim。”通讯频道瞬间乱作一团,所有人都在焦虑地发问直到把Jason的脑子挤爆。他感到体内有什么东西在试图淹没他,是眼泪,是痛苦,是无穷无尽的愧疚与后悔,是夜莺唱给学生的绝望的爱恋之歌。Tim睁开那双蔚蓝的双眼,是星空是大海是独属于Jason Todd的灵魂。他感到自己的眼泪落下来,然后平静地说:“你他妈死一个看看,你已经驯服我了,小王子。”

Tim笑了一下,他的腹部还在淌血。硝烟的味道还在他们身边缭绕,苦涩就像是尸体正在腐烂。

“哎呀,”他逐渐苍白的面孔有一点狡黠,“你看,我们闻起来一样了。”



Jason知道他在说“我爱你”。

评论(27)
热度(193)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