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ASON TODD中心]
[热爱笑面青江&加州清光]
[憧憬张智尧]
[在坑底–随时都会有更新]DC/ Marvel/刀剑乱舞/小排球/等等
[已出坑–没准那天回个坑]全职高手/琅琊榜/fgo/YOI/等等

【楚花】兰花记(2018.3.2元宵贺文)

:大家元宵快乐!
:陆小凤世界采取电影设定
:花家七子设定,瞎jb乱写

1.
“三哥!”
听到这一声叫,楚留香无奈地顿住了脚下的步伐,扭过身去接住飞扑过来的小肉包。
花满楼扒着他好三哥的衣襟闷声道:“三哥,你又要走啊。”他眼里水雾朦胧,看得楚留香一阵好不心疼。
可这初入江湖的少年郎本就对这方天地意兴正浓,再怎么舍不得,到底还是把小肉包从自己身上揪下来,跟着两位好友一步三回头的地走出了花家大门。
临走前,小肉包拉着他的小指奶声奶气地说:“那我在门上栓个风铃,这样就算哥哥真成了盗圣我也能听出来啦!”
他只觉好笑,却还是弯下腰亲小肉包的脑门。
只是没成想,一别三载,听闻七童惊变匆匆赶回来的他,却再也见不到那时花满楼雾气朦胧的双眼了。

2.
楚留香还记得那日他盗了盆花。
他向来不偷活物。活物太娇贵而非矜贵,就算盗帅内力不俗,也难护得这种东西安安稳稳。
但那日楚留香决定要回去,忽略他爹“回来一次我打你一次”的威胁,回到阔别已久的家里去。他的七童,自他第一次出门开始就一直盼着他回去,可是楚留香从没有回去过。
自然是歉疚的,所以才破例盗了一盆花满楼打小就喜欢的兰花回来。

3.
花当然香得很。
他没有那么喜好许些附庸风雅之物,可是就像后来楚留香初次得见七绝公子的无双时那份心情一样,风雅到了极致的事物,谁也讨厌不起来。
楚留香揣着小心包好的兰花苗,这使他身上那份郁金香变得有些似是而非,却无端多了几分君子的清雅之意。
借着月色翻了自家的墙,楚留香在七弟的小院中听到了比以前多了几倍的呼吸声。他不自觉地皱了皱眉,想起小弟临别赠言却是带着几分期待故意加重了推门的力气。
风铃叮叮当当的响了起来。
本该安稳睡着的孩童登时尖叫起来,楚留香不知所措地快步走向了榻边,手忙脚乱地轻轻拍着花满楼的背:“楼儿,我是三哥,不怕……”
院外的守卫举着火把闯了进来,看到许久不曾归家的三少爷也懵了。忙着安慰怀中花满楼的楚留香这才看到七童的眼上蒙了一层又一层的白色纱布,心渐渐在自家小弟的哽咽声中沉了下去。

4.
“你还有脸回来。”
笔直跪着的楚留香——或许现在称为花满巷更合适——正接受着花家大哥花满岩的训诫。他茫然地跪在花家祠堂里,跪在花家的列祖列宗前,耳畔大哥的声音也渐渐微弱下去。
他何以有情救世人,独忘情于七童?

5.
好在兰花苗到底活下来了。
日夜呆坐的孩童嗅到兰花的香气终究有了些不同的反应。他迟疑的朝着花香飘来的方向伸了伸手,却未曾料到触到了另一只手。
花满楼愣了一下,那只手却是把花盆放在桌上发出清脆的响声,转而抱起了他。刚刚失去视力的孩子下意识瑟缩了一下,但到底被魂牵梦萦的郁金香的味道安抚下来。
他迟疑道:“……三哥。”
“我在,”楚留香应了一声,亲亲小弟的额头故作轻松地笑道:“这是我给你带回来的兰花,是不是很香?”他一手揽着怀里的花满楼坐在桌旁,领着小弟去抚摸那一叶一花。
花满楼配合着他乖巧地点了点头。
他忐忑而带着几分神秘轻声道:“那,你听。”楚留香松开花满楼肉乎乎的小手,转而轻轻抚着那多娇嫩的兰花苞,将内力柔和地送了进去。
那鹅黄色的花不像是平时花开一般慢慢绽开,而是伴着轻微的“砰”的一声和突然间更加浓郁醉人的花香炸裂开来。
花满楼倏忽瞪大了在重重纱布后那双无神的双眼,酸意毫无征兆的涌上心头。

6.
“那朵花是什么颜色?”
“鹅黄,鹅黄色的。”楚留香躺在花满楼旁边,听到这话又忍不住搂了搂这孩子。
很久之后,闻名天下的花家七公子还是因这一句话爱穿鹅黄色的衣裳。

7.
后来花满楼常跟人道:“你能不能感受到花蕾在春风里慢慢开放是那种美妙的生命力?”
他的三哥、知己、伴侣、爱人,就是那春风。

评论
热度(11)

© 逍遥遥遥遥遥遥 | Powered by LOFTER